美洲历史

美国四大城市之一的芝加哥,如何变为“黑帮之城”?(3)

日期:2020-07-16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阅读:

03芝加哥现代黑帮,从三足鼎立到互相对立

现代黑帮初起之时,小黑帮为了变成大黑帮,不得不采取血腥暴力的手段,方式异常残忍和直接,结果就是: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于是,芝加哥的120多个帮派开始进行吞并,最终变成了以“黑帮福音”“罪恶领主”“P石”为首的三大黑帮,以及零零散散剩下了10来个小帮派。

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是“黑帮福音”的老大拉里·胡佛,他12岁进入黑道,23岁合并了一些其他帮派成立“黑帮福音”。1973年,他因为亲手杀掉一名帮派叛徒而被判了150年有期徒刑,关押到芝加哥监狱。

拉里·胡佛

本以为他的罪恶就到此为止,结果在监狱里的拉里一点都不老实。一方面,在他的遥控指挥下,帮派通过毒品贩卖将“黑帮福音”的名头扩散到其他州,吸引更多其他地区的黑人来到芝加哥加入他们;另一方面,他还在监狱里说服了其他坐牢的帮派老大和一些民族帮派老大,通过组合的方式,将芝加哥的黑人、白人、拉丁裔、欧洲裔黑帮整合成为一个崭新的黑帮——“FolkNation” (我们试着就叫它“兄弟邦”吧) 。

拉里宣布大家可以随意在“兄弟邦”的地盘里贩卖毒品,但是必须要交70%的“税”,交的税归组织保管。而组织拿到钱之后,一大部分分给老大们,另一部分用于改善公屋黑帮们的居住环境,还剩的一部分用来打点芝加哥的警察。这样,帮派的老大们很满意,下层的小子们生活有所改善,警察也不再找他们麻烦,“兄弟邦”就这样变得越来越强大。

眼见“兄弟邦”的势力越来越大,为了避免被吞,“P石”和“罪恶领主”与其他四个黑帮在1978年联合成立了“PeopleNation” (姑且叫他“众伙邦”吧) ,与“兄弟邦”进行分庭抗衡。

从此,两大势力正式开始对立激战。

04芝加哥黑帮为何难以根除

黑帮之间的战斗逐渐升级,最后渐渐蔓延到无辜人的身上。 1992年10月13日,一名7岁的男孩在上学的路上,被公屋的黑帮分子射杀身亡。 凶手表示他当时正在瞄准一个敌对帮派成员,没想到小孩子居然会出现在弹道上。

此事在全美掀起了轩然大波,多家媒体指责芝加哥警局。迫于压力,芝加哥警察开始疯狂搜捕黑帮,甚至国民警卫队都加入了搜捕的行列。市政府给公屋所有民众都办了身份卡,并且对所有房间进行清查。

芝加哥市民静坐抗议高犯罪率

但芝加哥的警力完全不足以消灭两个大黑帮,一是黑帮分子们早已把公屋改造成了迷宫,光是一栋这样的公屋,警察就要动用整整40人来进行长达几个小时的搜查。而2000年,芝加哥可以出动的全部警力也仅有1000人左右,公屋不仅数量多,楼层还高,这种搜索方式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效果差、效率低。迫不得已,警察向国民警卫队求助,但仍然是杯水车薪,收效甚微。

二是黑帮分子们常常把毒品、枪支等违法物品藏匿在居民家里,这给警察抓捕黑帮分子,固定证据增加了很大难度。居民为何要帮黑帮?他们知道警察也就来查这么一会儿,过几天这公屋还是黑帮分子们的地盘,既不敢供出黑帮,也没法供出,只能帮他们藏匿。

这么一来二去,警察们几乎颗粒无收,就算运气好时抓住少许黑帮分子,也充其量就是掰断了这些将现代黑帮们身上的几根羽毛。

想要消灭黑帮,除了耗费警力,还很烧钱。

出动警力花钱吗?花钱,而且还特别烧钱。国民警卫队并没有“义务”帮助芝加哥当地政府,也就是说国民警卫队出警可不是无偿的,有偿且还很贵。因此,芝加哥政府面前摆着的就是一道很难选的判断题,南方城区税收低,没有什么关键产业,值不值得投入那么多的钱来完成一次“彻彻底底”的清除?

就算来一次彻底清除,又是否能彻底扭转芝加哥黑帮的现状呢?芝加哥所在的伊利诺伊州是没有死刑的,拉里·胡佛能判150年有期徒刑,就是因为没有死刑。而大部分公屋中的男性黑人,要么是黑帮,要么是预备黑帮,把他们都抓起来吗?抓到监狱里又靠地方税收养起来吗?如果这样,先垮掉的不知道是黑帮,还是芝加哥自己的警局、监狱和地方财政。

黑帮之间的斗争和暴力常常会误伤平民,这甚至比黑帮本身更让芝加哥政府头疼。为了缓和黑帮之间的争斗,芝加哥警局不得已只能召集了12个黑帮大佬坐下来谈判,帮助他们调停。

通过调停,政府开始调查帮派对立互战背后的起因,最后发现,拉里·胡佛才是引起各种矛盾和悲剧的幕后使者。1995年,法院判定拉里·胡佛额外增加200年有期徒刑,并将其转移到科罗拉多州,彻底切断了他和外界的联系。

最大的黑帮老大被转走并丧失影响力,这本是该让人欣慰的事,但没想到的是,没了拉里·胡佛的“兄弟邦”开始变得群龙无首,底层小子们开始不守规矩,又滋生出各种各样新的仇怨。

“兄弟邦”的小领主各自独立,不再遵守帮规,也不再交“税”,同时还废掉了拉里·胡佛定下的毒品贸易政策,不允许其他的黑帮进入自己地盘贩卖毒品。所以大部分黑帮又开始为了地盘互相争斗,而公屋中的黑人因为没了“兄弟邦”的补贴,生活也开始每况愈下。

同时,美国经济社会的大环境也在变化,随着工业中产业链的转移以及人工智能的普及,芝加哥之前一些提供大量工作岗位的工厂也在2010年前后淘汰了一大批工人,这使得住在城南的黑人们寻找就业的机会更加渺茫。

芝加哥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完全围绕着城北,但教育缺失的黑人青年们根本融入不进去,没有其他的出路,他们只能继续加入黑帮之中。

一个恶性循环就此生成了,芝加哥南方公屋区的黑人们从小长大在黑帮的环境下,缺少教育没有其他方式涉足社会,只能加入黑帮;而他们的后代又继续耳濡目染,又加入黑帮。芝加哥的南、北城差距越来越大,而政府也拿南城的黑帮越来越没办法。

芝加哥公屋里生活的孕妇和小孩

而随着旧工业模式的消亡以及内陆城市逐渐失去产业链中的主导地位,芝加哥也出现了类似底特律等老工业城市一样的财政困境,这导致芝加哥警备力量也进一步削弱。2012年,市长伊曼纽尔解散了反帮派警察部队。2009-2016年,警局调查部门人数减少将近30%。

警备力量变弱,但犯罪的人数并没有减少。在芝加哥,枪支犯罪的刑期最低只有两年,这大大增加了罪犯重复犯罪的概率。

实在没辙了的芝加哥政府甚至把希望寄托在联合国,2017年12月14日,芝加哥所属的库克郡警察局局长波尔津,造访纽约联合国总部,希望联合国可以派出维和部队协助他们维持治安。

波尔津说到:“我希望联合国派出代表,来芝加哥来看看,与受害者见一见面,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派出维和部队。“他言语中透露着对芝加哥目前局势深深的无望。

芝加哥的黑帮传奇仍在继续,当年财政尚且良好的芝加哥,借助了国民警卫队的力量都无法彻底清除芝加哥的现代黑帮。如今财政赤字满满,负债累累的芝加哥,又有什么能力去资助警方维持治安打击黑帮呢?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同被英国殖民,美国人奋战8年才独立,加拿大独立为何却不流血?
下一篇:美国历史上的移民和政治偏好

历史百家汇

Copyright © 2017-2019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