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焦点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日期:2020-07-21 来源:势场 阅读:

多层洗劫,贫者愈贫,富者愈富,可你似乎却一点也没察觉——水中月

 
 

A

 

新冠疫情持续深化,虽中国经济已然向好,2020年二季度GDP增长3.2%,可挡不住全球继续滑入堪比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之中。

 

为应对危机,各国政府祭出了史无前例的“大放水”绝招,给市场提供流动性,刺激经济。

 

美联储大幅降息150个基点,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降至0利率(未来基本降无可降),并且宣布重启7000亿美元QE,开印钞机向市场疯狂撒钱。

 

日本央行将利率降至历史低位,宣布无限量购买日本国债(相当于无限量撒钱给日本政府),取消了此前以每年80万亿日元速度购债的指引;购买商业票据和公司债券的最高限额分别上升至5000亿日元和3000亿日元,并积极购买ETF和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J-REIT)(印钞机下海直接买股卖债);扩大特别贷款计划规模(撒钱给日本企业),从75万亿日元升至110万亿日元左右,较此前的规模增加35万亿日元,增幅达47%。

 

欧央行扩大宽松,除定向降息外,推出疫情紧急长期融资工具(PELTROS),计划分7次提供无限量的流动性;此前欧央行于3月18日紧急推出7500亿欧元“大流行紧急购买”(PEPP),这次将规模增加6000亿欧元,则令总规模上升至1.35万亿欧元(换了个名字开印钞机)

 

忽略这些名字千奇百怪的“政策工具”,其实说白了就是:开直升机撒钱。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今时不同往日,为了拯救经济,这样的措施可以理解。然而,一个巨大的隐患也随之诞生。

 

许多人悄然不知的是,财富正在从底层老百姓手中流向了精英和富人阶层。

 

疫情过后,大放水将让财富格局完成一次再分配,贫富差距被再次远远拉大。因为大放水带来的副作用,就是“洗劫”底层的老百姓,劫贫济富。

 

为什么大放水会产生劫贫济富的效果?撇开不说人话的金融经济理论,我们还原事实真相,看看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

 

B

 

故事的最开始,我们先来举个例子。假如央行超发了1万亿的货币,用以刺激经济,之后会发生什么呢?

 

这笔钱称之为基础货币。最先拿到这笔钱的,自然是各大商业银行。

 

银行拿着这笔钱,主要有几种玩法:一是通过拆借、回购、投资等手段,将钱给到小银行、券商、资管、信托等其他金融机构手里;二是通过购买地方债、国债等方式,将钱给到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手里;三是通过发放贷款,给到搞建设的企业手里。

 

在这个过程中,1万亿的基础货币可能会整出5万亿的“活钱”流到经济体中,行话叫“信用派生”。具体原理按下不表。

 

这5万亿的“活钱”将会用于投资原材料、厂房设备、技术、劳动力,经济在这样的生产建设刺激下复苏了。

 

从这里开始,劫贫济富的“洗劫”,开始发生。

 

C

 

第一层“洗劫”:放水之下的通货膨胀。

 

这笔放水超发的货币,是凭空多出来的,经济体中的原材料、厂房设备、技术、劳动力,原先并没有增加。

 

放水使得货币增长超过生产要素,所以通货膨胀无可避免产生了,生产要素涨价,产品当然也跟着涨价,经济体的总收入(名义GDP)也增加了。

 

另一方面,率先拿到这笔钱的是政府和大企业,他们通过生产建设将这笔钱用了出去,赚到了钱当然要自己先吃肉喝汤了。

 

大老板们吃完肉喝完汤后会给小微企业和底层员工们分一杯羹。运气好的话,小微企业主和底层员工们也能升职加薪。

 

但老百姓出卖劳动力的收入终究是蛋糕的一小块,利润的大头自然是金融机构、政府和大企业来收割。

 

这就是第一层的“洗劫”:放水之下,富人(雇主)收入的涨幅远超底层老百姓,贫富差距被拉大,多数人的工资却常常连通胀都跑输。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第二层“洗劫”:放水之下的资产泡沫。

 

放水之下,超发的货币除了涌向实体经济,自然也会涌向楼市股市,炒高房产和股票的资产价格,产生资产泡沫。

 

先说楼市,中国家庭80%的财富积累形式是买房。

 

毕竟,超发的货币必然大量涌向经济最具活力的地方,炒高当地的房价。

 

举个例子,张三有十套房,价值一千万;李四有一套房,价值一百万;王五没有房子。

 

在大放水期间,房价翻番,张三的房子变成两千万了,多了一千万的财富;李四的房子变成两百万了,多出一百万的财富;而王五没有房子,身家毫无长进。

 

而这些多出来的财富虽然大部分以“纸面财富”的形式锁在楼市,可终究会对市场和个人造成巨大影响,如上一章提到的通货膨胀,可怜的王五,身家毫无长进就不说了,银行里的存款、身上的现金也都缩水了。

 

因此,有房阶级“洗劫”了无房阶级,房价涨幅高的地方的有房阶级“洗劫”了房价涨幅低的有房阶级。

 

再说股市,股市就更有意思了。

 

要知道,美国人民60%的财富投向了股市。而美联储疫情期间超强的刺激政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特朗普希望美股不能因为疫情崩盘,影响他的大选。于是通过大放水来维持美股的巨大泡沫。

 

除了特朗普政府,谁是最大的受益者?自然是美股的巨头企业大股东们。

 

疫情重创经济之下,全球首富,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也刷新了个人财富的历史记录,你说气不气人。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奇葩的是,除了亚马逊、微软、谷歌、Facebook,苹果这“五朵金花”,其他股票全是跌的。

 

毕竟,小股票被大市值股票洗劫,也算是美股的独有现象。至于中国嘛……还记得啥事都能“利好茅台”吗?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而至于芸芸众人的小散户,不沦为韭菜收割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这就是二层的“洗劫”:放水之下的资产泡沫,通过房产和股市涨幅,远远拉开富人(精英)和底层的差距。

 

D

 

总的说来,真相就是:

 

大放水,让离钱近的人(银行、政府、大国企),“洗劫”离钱远的人(被雇佣的劳动力在排序的最后才能分到蛋糕);让钱多的聪明人(大股东、大房东,“洗劫”钱少的后浪。

 

寰球同此凉热,甚至可以说是世界通行的“经济规律”。

 

所谓马太效应,不过如此: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

 

但有一点不得不提:

 

我国的央妈是全球主要经济体里面,放水放的最克制的央行,甚至可以说是最有“良心”的央行,没有之一。

 

2019年9月24日,易纲行长就明确指出要“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强调坚决不搞“大水漫灌”,留足充足的政策空间,用在刀刃上。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如今,欧洲央行、日本央行早已经把奇葩的负利率当做家常便饭,美联储在疫情爆发后也一鼓作气降到了零利率,并重启了QE操作,大放水后刺激经济的政策空间早已捉襟见肘——

 

这代表着,贫富财富两极分化大法也被玩到了极致。

 

俯瞰全球,只有我国的央妈依然保持着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不得不佩服我国政府的非凡定力!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与此同时,“房住不炒”、国务院常委会提出金融机构让利1.5万亿、央行创设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等举措,都说明我国政府吸取了以往的教训,更注重结构性的“精准滴灌”:将“水”导向通常意义“离钱比较远”的那些广大的弱势群体中!

 

7月底八月初,地方基层政府们更是将迎来直达困难群众口袋的救灾资金,以维护就业和民生。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相反的,比起我国政府对实体企业的各种让利,以及对小微企业的各种专项支持,美日欧央行简单粗暴的举洪荒之力的放水政策,最大的问题,显然是这些政策没有对各种经济参与者做任何精细的区分。

 

西方的政策制定者,都有意无意的“忽视”垄断巨头、中小企业、中低收入群体对放水政策的吸纳能力有着天壤之别。“雨露均沾”的概率微乎其微,“五朵金花”吊打一切的情况才是时常发生。

 

因此,变相的劫贫济富在一次次大放水的浪潮中被推向史无前例的高潮。

 

嗯,你觉得他们是没这个能力、没这个智慧做,还是压根就不想做呢?

 

我们不得不感慨,央行和各大出水口坚持党的领导,守护党的初心,在这个时候真是显得尤为有用啊。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话说回来,即使是我国政府如此克制的“精准滴灌”,依然不可避免政策的部分失灵。毕竟央妈和监管层很难在微观层面完全、彻底地管住钱的流向。

 

比如深圳炒房客借扶持小微企业炒房,就是其一。幸好,国家在看到此漏洞后,迅速给堵上了:

 

全球央行的大放水,是如何洗劫底层的?
 
 

 

如果西方国家金融救灾能打20分,那我们至少能拿70分。可即使比人家高上好几倍的分数,也离完美无瑕的100分尚有差距。

 

而这个差距,也几乎是不可能弥补上的,怎么说我们也已经是市场经济了。

 

有些精明的有钱人,依然能利用起“精准滴灌”的水来享受泡沫盛宴。除了深圳楼市外,鬼知道这些精明人在利用什么隐秘的规则漏洞狂搂钱。

 

总之,意识到大放水的时代背景,选好赛道(股票与房产),趁势做好资产增值,谨慎对待泡沫盛宴,是我们普通人唯一能做的吧。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海权论”尚能饭否?
    下一篇:罗富强:美国若在南海、台海与中国开战一定会连底裤都输掉

    历史百家汇

    Copyright © 2017-2019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