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

让美国和墨西哥争破头的“贝尔梅哈”是假的?地图上还有多少骗人的幽灵之地?

日期:2020-07-27 来源:故宫历史网 阅读:

凭空消失的岛屿

当太阳爬上6月的天空,“胡斯托·塞拉”号解缆起航前往墨西哥湾,打算彻底搜索墨西哥湾,找到一座神出鬼没的岛屿。这座被称作“贝尔梅哈”的岛屿,据说面积有80平方千米。为全体船员提供指引的人是地图绘制员阿隆索·德·圣克鲁斯。1539年,他绘制地图《尤卡坦半岛及邻近岛屿》时,标出了这座岛屿的定位。1540年,作家阿隆索·德·查韦斯则提供了更精准的定位,他在描述这片陆地时,将其形容为 “亚麻色或泛红的”。

最终,“胡斯托·塞拉”号抵达了给定的坐标。然而在那里,他们什么都没有找到。他们目光所及之处,只有连绵不断的海水,海面上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尽管这座岛屿曾经出现在无数的航海图上,但船员们搜遍了这片海域,四处测量船只的航程和所到之处的水深,然而毫无所获。至此人们终于发现,贝尔梅哈岛是一座幽灵岛。

来源于摄图网

就这样,一个被长期接受的“事实”被证明原来是虚幻的假象。不过令人吃惊的是,这个诞生于16世纪的幽灵岛,在寿终正寝之前竟有如此漫长的寿命。之所以能确认这个事实,是因为“胡斯托·塞拉”号并不是一艘古代船只,它的船员是由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组织的一支涉及多个学科的科学家团队。而他们进行考察的这一年是2009年。

墨西哥之所以费心费力地寻找贝尔梅哈,原因只有一个:石油。墨西哥湾的石油资源十分丰富,对美国和墨西哥都至关重要。将距离某一国家200 海里 (370 千米) 内的海域规定为该国家的专属经济区。“甜甜圈洞”便是指两个国家的专属经济区互不相连的地方。因此,海洋中的那些无主之地就被视为国际水域中的钱袋子。为了搞清这些无主之地油田的权益归属,该地区的古代地图突然受到重视,这些地图将在这场会给胜者带来巨大财富的国际辩论中发挥重要角色。

人们发现,“贝尔梅哈”便是此时进入墨西哥人视线中的。墨西哥人意识到,如果找到这座岛屿,他们的专属经济区将大大扩大,支持他们对该地区石油权益的主张。

贝尔梅哈最先出现在阿隆索·德·圣克鲁斯于1539年绘制的地图《尤卡坦半岛及邻近岛屿》上。一直到19世纪,在墨西哥湾地区的地图上,这座岛屿仍然位于尤卡坦半岛北海岸之外的海域。

塔迪厄于1809年绘制的《北美地图》,贝尔梅哈在其中被标注为“Vermeja”

阿隆索·德·查韦斯在他的《乘船者记述》中首次记录了它的具体位置。此后再未出现确定的目击报告,但直到19世纪它仍然继续存在于地图上,此时有几张英国地图将这座岛屿记录为已经神秘地沉没了。它最后一次出现是在1921年出版的《墨西哥共和国地理图集》中。

亨利·S. 坦纳的《墨西哥合众国地图》(1826)。地图上显示,贝尔梅哈岛漂浮在墨西哥湾的中央

1997年,美国和墨西哥准备就分割“甜甜圈洞”区域的一份协议进行磋商,墨西哥便派了一艘海军舰艇到相关海域执行探索任务,但在尤卡坦半岛海域搜索之后,并未发现任何贝尔梅哈的蛛丝马迹。2000年,墨西哥还是在协议上签了字,但墨西哥政府从未放弃找到贝尔梅哈的希望。这才有了上文,墨西哥大学的科考船确定贝尔梅哈不存在的一幕。

行踪诡秘的幽灵之地

被画在地图上,但并不存在于现实中的岛屿、大陆,贝尔梅哈并不是唯一的案例。地图史上,还有有很多像贝尔梅哈一样神出鬼没的“幽灵之地”。

其中最有名便是黄金朝埃尔多拉多。“埃尔多拉多”最初并不是一个地名,而是人名,意为“镀金人”。西班牙历史学家冈萨洛·费尔南德斯·德·奥维耶多-巴尔德斯在他的著作《印度群岛通史》中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根据印第安人的说法,这位大君王的身上总是覆盖着非常细的金粉,因为他认为这种金粉覆身的装饰比任何锻造出来的黄金物件都更美丽和高贵......(他)每天早晨往身上覆盖新的金粉,到了晚上再洗掉......这些印第安人还描述说,这位国王非常富有,而且是一位伟大的君王,每天早上用树胶或散发芳香的液体涂抹全身,用来固定撒在身上的金粉,于是他从头到脚都是金灿灿的,就像是一件金子做的形状优美的艺术品。

这个每天丢弃黄金也不觉得可惜的富有部落,到底在哪里呢?尼加拉瓜的征服者塞巴斯蒂安·德·贝拉尔卡萨在1535年年末启程去寻找它。终于在抵达穆伊斯卡之后,他才发现,冈萨罗·希门尼斯·德·克萨达已经捷足先登并在此设立了定居点。但克萨达也并未找到黄金。与此同时,有报告称德国探险家尼古拉斯·费德曼也在附近,沉醉于同一个故事的他正在山中四处寻。

这位国王洗去身上金粉的湖泊似乎就是解开谜团的关键。西班牙人认为这座湖泊就是瓜塔维塔湖,埃尔南·佩雷斯率领的一支队伍从1540年开始不断尝试排干湖水,但从未在湖底发现黄金。

随着越来越多的搜寻无果,西班牙人开始相信这座岛屿是不存在的,德国人对寻找埃尔多拉多也越来越意兴阑珊,英国人倒是接过了这场黄金追逐赛的接力棒。沃尔特·罗利爵士从在西班牙港抓到的犯人口中听到了镀金人的故事。在《发现圭亚那》一书中,他将埃尔多拉多的传说和另一座失落之城马诺阿的传说合为一体:

我已经得到这些西班牙人的保证,他们都见过马诺阿,圭亚那的都城——西班牙人称它为“埃尔多拉多”。他们向我担保,这座城市恢宏的气度、丰盈的财富以及卓越的格局远远超过世界上任何一座城市,至少是在西班牙人已知的这个世界。马诺阿坐落在一座200里格(约1200千米)长的咸水湖的湖边,这座湖泊就像里海一样。

他在书中写道,这座咸水湖就是传说中的巴赖姆湖,位于委内瑞拉奥里诺科河的上游。

洪第乌斯的地图《展现圭亚那神奇、广袤、富饶土地的新地图》(1598),这幅地图来自沃尔特·罗利爵士的描述,图中展示的地区是今天的法属圭亚那。传说中的巴赖姆湖,被标注为埃尔多拉多/ 马诺阿所在地,地图上的南部地区还出现了布伦米人(无头人),画面中还有对南美动物充满幻想的描绘。

虽然从那时起,埃尔多拉多的迷人光辉大大衰减,与16世纪相比已大不如前。然而,罗利仍然说服了英国国王詹姆斯一世,支持他在1617年寻找马诺阿的最后一次行动。这次远航以失败告终。罗利爵士两手空空地返回英格兰。由于对黄金之城不顾后果的鲁莽追求,1618年10月29日,沃尔特·罗利爵士在威斯敏斯特宫的旧宫院被砍掉了脑袋。

除了贝尔梅哈和埃尔多拉多,地图上还有很多这样神出鬼没的岛屿。在这些“奇幻”地图之上,北极点有了一座具有磁力的神秘黑山;巴塔哥尼亚生活着身高2.7米的巨人;加利福尼亚半岛也因为未知的原因与美洲大陆分离开来,在安第斯山脉中隐藏着神秘、富有的恺撒之城;一条横亘于非洲大陆之上的名为“孔”的巨大山脉……

这些地方、人种在这个世界上从未真实存在过,却被人们当做事实信仰。地图上虚构的国家、岛屿、城市、大陆、人种和神奇的生物,它们中的每一个都曾在一段时间内被认为是真实存在的,有些甚至延续了千百年之久。

怎么会这样?这是因为它们曾被绘制在地图上。

错得离谱,怪得上天的

地图背后的真相

这些幽灵之地到底是如何诞生的?地图上还有多少同样奇怪的其他事件呢? 又是什么造成了这些奇幻之地的诞生呢?

很显然,距今时间越长,迷信、古典神话和对宗教信条的谨慎遵守发挥的作用就越大。在古代,人们绘制了一些尺寸巨大、细节错综复杂的地图,来给那些没有阅读能力的朝圣者看。但这类地图通常誊写错误很多,因此以这些地图为参考而绘制的其他地图会有很多错误。例如,中世纪欧洲的世界地图——《赫里福德世界地图》 (这幅地图中还描绘了出现在普林尼著作中描绘的奇特人种,比如独脚人,据说这个人种生活在塔普罗巴那岛,他们经常举起仅有的一只大脚来遮阳) 。

《赫里福德世界地图》,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在地图上呈现出来的奇幻之地,海市蜃楼和其他视觉现象也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大海上,低矮云层被误认为是陆地的频率非常高,以至于水手们把这些云叫作“荷兰海角”。还有一些原理更为复杂的高级海市蜃楼,就好像是地平线之上的一片带状陆地。这种视错觉现象多数发生在极地地区,经常让海员误以为自己看到了陆地。

当然,当时人们知识和能力的局限也造成了很多错误,这种错误的根源通常是绘图师或者探险家做出的没有根据的猜测,或者受限于当时的测绘体系做出的错误判断。从前的经纬度坐标测量一度十分粗糙且不精确,直到18世纪约翰·哈里森才发明了精密航海计时器。而错误坐标在以讹传讹之下,人们常常“重新发现”某个地方。例如,1838年,查尔斯·威尔克斯上尉在对土阿莫土群岛的一次勘测中发现了一座岛屿,地理坐标是南纬15°44’,西经144°36’,他用看到这座岛屿的瞭望员的名字将其命名为金岛。然而,直到后来他才知道,早1835年,这座岛屿就已经被“小猎犬”号的罗伯特·菲茨罗伊上校所发现,并将其命名为泰拉罗岛。

有时候,奇幻之地甚至完全出于个人的异想天开。地图上有一些“画师妻子之岛”,也就是说,画师的妻子想让丈夫在地图上为自己添上一块土地,让她可以在自己的想象中拥有一座属于自己的岛屿,一幅麦哲伦海航图中就有这样一座岛屿。而且恐怕在过去的地图上,“画师们的妻子”已经添加了许多岛屿。

还有一些应该为此负责的则是卑鄙下流的“骗子”,他们为了不光彩的自私动机,不惮于精心算计,并下定决心凭空捏造出整座岛屿或整个国家。瞎编出来的荒蛮故事有助于卖书和争名气。探险家们则将自己打造成发现新岛屿和陆地的英雄,引诱支持者资助以后的探险活动。

地图绘制员甚至也会实施一些微小的欺骗行为,用以保护自己的版权。他们会故意在地图上设置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虚构地点,并把它作为版权“陷阱”,正如词典编纂者添加虚假词条,用以证明竞争对手盗窃了自己的材料。这种做法也并非古代才有,2005年,《地理学家A–Z城市地图》杂志的一位代表向BBC透露,他们这一年的伦敦版地图中有100多条编造出来的街道。

新岛屿和陆地的发现,有时结论下得过于仓促,也导致了幽灵之地的产生: 在火山活动非常活跃的地区,岛屿的横空出世和瞬间消失是比较常见的情况。在这些区域的历史文化中,口口相传的传说故事成了这些岛屿曾经存在的记录。例如,斐济乌尼维岛的故事,这座岛屿曾有人居住,但某一天突然消失在了太平洋的茫茫深渊中。直到今天,当渔船穿过它从前所在的区域时,按照习俗人们仍要默哀。有时这样的事会被记录在地图上:在冰岛海域曾经有一片贡布约尔恩群礁,上面分布着18个农场,根据约翰内斯·勒伊斯于1507年在地图上的一条笔记,它们被1456年的火山活动“彻底烧光了”。

在以前,人们常常会忽略地图绘制中存在的错误信息,甚至认为这些错误不值一提,忽略了这些错误可能会造成的巨大影响。可以想象,这些在地图上存在,而实际上不存在的未知之地,在那个勇气、冒险精神并重的大航海时代,会对人类的探索会产生多么巨大的吸引力。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雪域边城乌鲁木齐,如何成长为西部枢纽?
    下一篇:古人夏天用的冰是哪里来的?

    历史百家汇

    Copyright © 2017-2019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