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史趣闻

慈禧修墓三十五年,吞噬了骇人听闻的民脂民膏

日期:2020-10-16 来源:短史记 阅读:

说一说慈禧给自己修墓,究竟花了多少钱。

咸丰皇帝死在热河之后,年仅6岁的同治皇帝即位,由慈安与慈禧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慈安是咸丰皇帝的皇后,慈禧是同治皇帝的生母。二人的陵墓修筑工程,于同治元年提上日程,开始选址勘测。慈禧墓一般称作“菩陀峪定东陵”;慈安墓一般称作“普祥峪定东陵”。①

清宫样式房绘制咸丰定陵与慈安、慈禧陵墓位置示意图,引自《样式房图档》(紫禁城出版社2014年版)

堪舆过程中,最敏感、也最难掌控的问题,是如何保证慈安与慈禧的陵墓,从各个方面去比较都一般无二,也就是不能有高下之分。同治六年的一次复查审核就发现,两座陵墓在高度上不一致,遂不得不重新反复堪舆,“谨定穴位,使之平列”。到了同治十二年(1873),即将正式动工前夕,又由醇王奕譞率堪舆人员再次复查审核,发现之前靠罗盘测量立下的“志桩”(刻有尺度的木桩),在设下灰线之后“始知两处方位犹未能平”,还是略有高度上的差异,于是又重新反复丈量。奕譞还告诫制作烫样(也就是立体模型)的样式房工匠,两座陵墓的立体模型“千万要烫一样高低,不可分别粗细”。此外,两宫太后共用一座“隆恩殿”、一座“神道碑亭”、一座“下马牌”、一座“井亭”、一座“神厨库”……的设计方案,也被否决。最终方案是所有设施各建一套。②

以上种种,折射出了慈禧与慈安二人间合作与排斥共存的微妙关系。

慈安(左)、慈禧(右)两宫陵墓“全分烫样”(故宫博物院藏)

但具体的建设过程中,终究难免有许多不可控的因素存在。所以,当两座陵墓在光绪五年(1879年)六月同日竣工时,各自耗费的资金并不一致:慈安墓共计用银266.5743万两,慈禧墓用银227.5818万两。前者之所以比后者多花了近40万两银子,是因为前者使用了更多价格较高的楠木,以及比慈禧墓多了一条与咸丰定陵相连的神道(这是皇后才能有的待遇)。③

此外,慈安与恭亲王奕䜣之间的亲密关系,可能也是她的陵墓规格可以略高于慈禧的一个重要原因。奕䜣与慈安关系较为亲近,常通过尊重“嫡庶之分”来支持慈安,以压制慈禧,这是当日政坛众所周知的事实。时人赵烈文在其《能静居日记》中说慈安“颇倚任恭邸”④;时人胡思敬也说,慈安1881年去世后“政权尽归西宫”⑤,奕䜣再无力量与慈禧抗衡。慈禧自己也敏锐觉察到了慈安与奕䜣之间的互为奥援,1880年两宫太后携光绪前往东陵祭拜咸丰,慈安不愿与慈禧并肩而立,引发了一场“祭拜席次之争”,慈禧即认定此事背后必有恭亲王奕䜣在为慈安出谋划策。⑥

恭亲王奕䜣

1881年慈安去世;1884年“甲申易枢”,奕䜣被罢免一切职务。慈禧的权力自此彻底失去了约束。1885年,她开启了三海重修工程,至完工时共耗银约670万两⑦;1887年,她开启了颐和园修建工程,不算园内陈设,仅就园内建筑本身而言,就至少耗银500-600万两⑧;1889年,她重修太和、贞度、昭德三门,为光绪举办大婚,总计耗银不低于550万两;1891-1892年,又先后开建醇亲王庙、醇亲王祠与醇亲王园寝,耗银过百万两。

1894年,慈禧又举行了自己的六十大寿庆典,耗银至少在千万两以上。据一份不完整统计:衣物耗银232万余两;金饰合银38.6万两;辇轿耗银18.3万两;架彩、彩绸耗银101万两;彩殿、彩棚耗银46万余两;铺垫、陈设耗银(仅算入颐和园与中南海内的铺垫)22.4万余两;灯只耗银27.7万两;匾额、对联耗银7万余两;各处修缮工程,仅慈宁宫与宁寿宫即高达55万余两;街道点景工程耗银至少240万两;宴席、演乐与唱戏,至少耗银80万两;赏用物品至少耗银30万两……⑨

这种不受约束的骄奢淫逸,也在1895年扩张到了原本已经修筑完毕的慈禧墓。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八月,东陵的守护大臣们向朝廷奏报说,慈禧的菩陀峪陵寝存在着漏水、糟朽、爆裂等情况,有必要进行修缮。一场规模浩大的重修工程,就此开启。启动的时间,恰值清廷因甲午惨败而须向日本赔款2亿余两白银。

慈禧墓重修工程,由庆亲王奕劻、慈禧宠臣荣禄等人具体负责。1895年第一次估算出的重修费用,是59.7万两白银;1896年第二次估算得出的重修费用,是130.2万余两白银。但这远不是最终花费。同年,在慈禧的授意下,重修工程再次升级,大殿内的绝大多数木料(超过八成)被替换为新木料。事实上,旧木料仅使用了十余年,远未到需要更换的程度,何况这期间每年都有数万两到十数万两不等的陵墓维护经费。与慈禧墓同期建成的慈安墓,迄今仍保存比较完好,可知慈禧墓在1895年并无推倒重修的必要。这一切都只是在满足权力暴走的快感。

1897年,工程再次升级,慈禧陵的大殿和东西配殿,几乎全部改用黄花梨木来建造,预算显示至少需银66万两。不独木料,连陵墓的用石竟也全部更换为全新的“艾叶青石”,预算称不算石料成本,仅运输所需修路搭桥的费用,即高达6.8万两白银。此外,陵墓重修金饰,用去的叶子金也高达4592两之多,合银约15-20万两。

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挟持光绪西逃,其陵墓重建工程不得不暂停。1901年,慈禧回京,陵墓重建工程再启。1902年,慈禧亲自前往工地视察进展。此后一直持续至1908年,才于慈禧去世前夕竣工验收,前后共计达十三年之久。

慈禧墓全景

至于整个重修工程共计花了多少民脂民膏,因缺乏档案材料,迄今无法得出一个完整的数据。可供参考的是:户部在1896年为慈禧墓拨款100万两;1899年又拨款50万两(内务府和其他途径的筹款不得而知,人力成本也未计算在内)。⑩此时,距离慈禧墓验收完工还有长达九年时间。若以每年耗银40-50万两左右做较为保守的估计(第一次修筑,自光绪二年到光绪五年,即每年拨银60万两),则慈禧墓的重修至少须耗银500万两以上。

以上,仅是慈禧墓的“硬件”(建筑)建设费用。两次修建加在一起,至少约耗银700万两,已不逊于清朝帝王墓的花费。“软件”方面的费用,也就是墓内随葬品的价值,自然更为骇人。自1879年首次修建竣工,至1908年再建竣工,慈禧多次向地宫内搬运存放各类珍宝。其中以1908年的三次规模最大:

(1)该年旧历十月十二日,放入地宫的宝物包括(清单颇长,不耐者可跳过,下同):

金镶万寿执壶2件,共重197两7钱1分,上镶正珠40颗,盖上镶正珠60颗,米珠络缨1068颗,真石坠角。金镶珠石无疆执壶1件,共重197两6钱,上镶小红宝石22件,底上镶小东珠20颗,盖上镶碎东珠204颗,米珠络缨534颗,真石坠角。金镶珠石无疆执壶1件,共重93两7钱,上镶小宝石16件,底上镶小东珠20颗,盖上镶小东珠204颗,半珠络缨534颗,真石坠角。金镶真石玉杯金盘1份,每盘上镶东珠2颗,杯耳上镶东珠2颗,共重66两5钱5分。金镶珠杯盘2份,每盘上镶东珠8颗,杯耳上镶东珠2颗,共重68两3钱2分。雕通如意1对。

(2)该年旧历十月十五日,放入地宫的宝物包括:

金佛1尊,镶嵌大小正珠东珠61颗。小正珠数珠1盘,共208颗。玉佛1尊。玉寿星1尊。正珠念珠1盘,计珠208颗,珊瑚佛头塔,绿玉福寿三多背云,佛手双坠角上拴绿玉莲蓬杆1件,珊瑚故钱8件,正珠22颗。正珠念珠1盘,计珠208颗,红碧瑶佛头塔,镀金点翠,镶大正珠,背云茄珠,大坠角珊瑚纪念蓝宝石,小坠角上穿青金石杵1件、小正珠4颗,镀金宝盖,小金结6件。正珠念珠1盘,珊瑚佛头塔,背云烧红石金,纪念三挂,蓝宝石小坠角3件,加间小正珠3颗,珊瑚玩器3件,碧玉杵1件。雕珊瑚圆寿字念珠1盘,计珠108颗,雕绿玉圆寿字佛头塔,荷莲背云,红碧瑶爪瓞大坠角上拴白玉八宝1份,珊瑚豆19个。珊瑚念珠1盘,碧玉佛头塔,背云红色,纪念3挂,红宝石小坠角3件,催生石玩器3件。

(3)该年旧历十月二十三日,也就是慈禧去世的第二天,放入地宫的宝物包括:

正珠朝珠5盘,东珠朝珠4盘,红碧瑶朝珠4盘,绿玉朝珠2盘,珊瑚寿字朝珠2盘,珊瑚双喜朝珠2盘,红碧瑶手串3盘,绿玉莲子手串1盘,珊瑚手串1盘,正珠念珠6盘,红碧瑶念珠2盘,绿玉念珠1盘,珊瑚圆寿字念珠3盘,绿玉兜纪念1挂,正珠挂钮1副,金镶正珠镯子1副,金镶各色真石正珠镯子1副,金镶珠石镯子5副,珊瑚雕螭虎朝珠1盘,珊瑚朝珠2盘,龙眼菩提朝珠1盘,大正珠手串1盘,正珠手串2盘,东珠手串2盘,金镶正珠龙头软镯1副,金镶各色真石白钻石葫芦镯子1副,金镶红碧瑶正珠镯1副,金镶藤镯2副,正珠软镯2副,镀金点翠穿珠珊瑚龙头镯1副,东珠软镯1副,白玉镶各色真石福寿镯l副,绿玉圆镯3副,绿玉烟壶3件,茶晶烟壶1件,白玉皮烟壶1件,玛瑙烟壶1件,洋金镶白钻石小表l件,洋金镶珠日带别针小表1件,洋金镶白钻石宝钻桃式别子1件,紫宝石桃式别子1件,白玉透雕活环葫芦佩1件,绿玉透雕活环佩1件,珊瑚鱼佩1件,大蚌珠别子1件,白玉鱼1件,蚌珠别子2件,汉玉珞1件,汉玉仙人1件,汉玉玩器2件,汉玉玩器1挂,金镶钻石带别子1件,白玉蘑菇1件,白玉羚羊小别子1件,白玉猫1件,黄玉杵1件,雕汉玉针1件,汉玉羚羊1件,雕绿玉圈纹搬指1件,雕汉玉镶金里搬指1件,汉玉搬指2件,红碧瑶暖手1件,玛瑙暖手4件,汉玉东升1件,汉玉箭隔1件,汉玉蚕纹璧1件,汉玉英雄鸡心块1件,汉玉昭文袋1件,绿玉猴跑杵簪3支,红碧瑶猴肥杵簪1支,正珠抱头莲2支,金平安小耳挖2支,蓝宝石抱头莲2支,红碧瑶抱头莲1支,紫宝石抱头莲1支,子母绿抱头莲4支,茄珠抱头莲2支,大小正珠抱头莲4支,绿玉抱头莲1支,蚌珠抱头莲1支,绿玉镶红碧瑶抱头莲1支,珊瑚绿玉蝠1件,金镶红白钻石蜻蜒1件,金镶白钻石蜂1件,红碧瑶绿玉穿珠菊花1对,金点翠佛手簪1支,绿玉佛手簪1支,金镶绿玉佛手簪2支,金镶珠佛手簪1支,金点翠镶绿玉小珍石米珠佛手簪1支,雕绿玉兰花佛手簪2支,雕绿玉杵佛手簪1支,绿玉宽镏子2件,绿玉镏子2件,绿玉马镫镏子4件,绿玉小马镫留子1对,珊瑚宽镏子2件,珊瑚镏子1件,红碧瑶宽镏子1件,红碧瑶万寿无疆镏子1件,红碧瑶马镫镏子大小3件,绿玉镶红碧瑶福寿镏子3件,金镶红白钻石镏子1件,金镶红碧瑶小正珠镏子1件,金镶大小正珠镏子6件,金镶蓝宝石镏子3件,金镶子母绿镏子l件,正珠戒箍1副,大正珠帽花1件,金镶红白钻石桃式帽花1件,金镶红碧瑶绿玉白钻石帽花1件,大蚌珠桃式帽花1件,大正珠帽花1件,红碧瑶桃式帽花4件,金镶红碧瑶子母绿帽花1件,金镶红碧瑶珠边帽花1件,金镶钻石帽条1件,横绳帽条(上钉正珠204颗)茄珠褂钮1副。⑪

这些“软装”相当于多少银两,显然已无法计算。这也是民国军阀孙殿英优先选择盗掘慈禧墓的重要缘故。从1873年到1908年,在长达三十五年的时间里,慈禧墓犹如一座深不见底的黑洞,不断吞噬民脂民膏,最终达到了一种骇人听闻却又无法确切统计的地步。

注释

①《样式房图档》,紫禁城出版社2014年版,第131页。

②王其亨:《清朝后陵建筑制度沿革》。收录于《清朝皇宫陵寝》,紫禁城出版社1995年版,第32-33页。

③李寅:《清朝帝陵》,辽宁民族出版社2013年版,第144页。

④赵烈文:《能静居日记》,同治四年四月初二日。

⑤胡思敬:《审国病书》。收录于《近代中国史料丛刊·正编》第四十七辑第445种,文海出版社1970年版,总第1259页。

⑥朱诚如、张玉芬:《清朝皇嗣制度》,故宫出版社2013年版,第245页。

⑦陈先松、陈兆肆:《三海工程筹款述论》,《历史档案》2009年第2期。

⑧王道成:《颐和园修建经费新探》,《清史研究》1993年第1期。

⑨李鹏年:《一人庆寿举国遭殃:略述慈禧“六旬庆典”》,《故宫博物院院刊》1984年第3期。

⑩徐广源:《慈禧陵重修前后》,收录于《清东陵论文选》,2010年版,第239-248页。

⑪《孝钦后殓入送衣版仙陵供奉赏遗念玉器衣服等账》。转引自:徐吉军《中国丧葬史》,武汉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483-486页。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两宋三百年,总共送给辽、金、西夏多少钱?
    下一篇:没有了

    历史百家汇

    Copyright © 2017-2019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 / 历史交流QQ群:38175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