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年表

《且试天下》原著任穿雨为什么离间风惜云与丰兰息

日期:2022-04-29 来源: 阅读:105次

《且试天下》剧中丰兰息的师父任如松任都督,也就是穿云穿雨的父亲反对白风夕与丰兰息在一起,因为嫌弃白风夕出身,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白风夕实际是青州公主风惜云,要让白风夕师父拆散他们,但是小说一直反对并且要离间白风夕黑丰息封是任穿雨,为什么原著中任穿雨要离间拆散白风夕黑丰息,反对丰兰息与风惜云在一起?

“我一直很疑惑。”贺弃殊盯着任穿雨,“似乎从一开始,还不曾见过青王起,你便处处针对于她,针对于风云骑,为什么?你明知道青王与主上间不只是有婚盟这么简单,他们江湖相识十年,其间情谊非一般人能比,而青、雍两州更因他二人才可如此融合,两军联兵也才能如此迅速地将北州拿下。可你为何偏偏要做些离间两王、两军之事?你这个自负聪明才智只在主上一人之下的人,为何老是做出一些不明不智之举?”

贺弃殊此言一出,其余三人也转首看向任穿雨,这也是一直存于他们心中的疑惑。“唔,似乎总是好人难做啊。”任穿雨被四人目光一望,不禁有些苦涩地笑笑,“难道在你们眼中,我任穿雨就真是一个小人?”

“你是不是小人我不知道,不过你决不是君子。”端木文声道,“但我们从未怀疑过你对主上的忠心!”

“哦。”任穿雨听了,只是不辨喜忧地笑笑,目光定定地看着一旁剑架上的宝剑,良久后他才开口问道,“你们觉得青王如何?” 四人沉默片刻,最后还是乔谨开口:“天姿风仪,才华绝代。”这是天下广为传诵的赞言,以前或觉得有些过头,但此刻他们却是真正地从心底里折服,觉得她实至名归。

任穿雨点头,也有同感,“自古有两类女子,为天下倾慕,但同样也可倾天下。”四人闻言,皆是心头一震,这一句话似叩开了一扇门,一些以前他们从未想过的事便从那门里飞出来。

“一类,是容色倾国。”任穿雨目光依然定在那柄宝剑上,“此类女子皆有着美艳绝伦的容貌,可以迷人目、倾人心、惑人魂、荡人魄,以致人人为之魂迷神痴,舍身拋命、离亲叛友、卖家弃国……便是堕入阿鼻地狱也在所不惜,只为求一亲芳泽,此为红颜祸水!

“另一类,则是才智倾国。”任穿雨目光移动,灼亮地望向乔谨,“此类女子聪慧绝伦,在野,可令群英折服,在朝,则群龙俯首,天下也玩于股掌。这样的女子,必也自负才智,野心勃勃,必不甘于人下,轻者握一家一邦,重者必握天下于掌中!”四人闻言,皆神色凛然。

“青王,她不但有容色……”任穿雨忽然笑笑,笑得无限感慨,“她还有才、有智、有德、有武,更甚至……她还有国、有财、有民、有兵,有一群忠心于她的文臣武将,并系着青州万千民心!这样的女子……她能立于人后吗?”

房中一片静寂,无人出声,皆是各自思索着,想着那个清艳高雅,才智绝代的女王,看似平和,可往往她只要一眼,却令他们深感敬畏。

“她与主上已有婚盟,待与主上大婚后,她自是立于王之身后的王后。”端木文声沉声道,自古便是如此不是吗?“这一点更让人担心。”任穿雨眸中闪现隐忧,“为迎接青王而铺下的花道,为和约之仪而筑的息风台,为她而种八年的兰因璧月……这些你们难道看不出来?”

“这有何不妥?两王情意深厚,只会更利两州盟谊。”端木文声反而很高兴看到主上能为某人做点事,这样的主上看起来才有些人情味,而不是完美却无情得不似血肉之人。“哼!情谊深厚,能令两州更融一体?你们想得太简单了!”任穿雨冷冷一笑。

“王道便是一条孤道吗?”一直不吭声的任穿云看向兄长,有些沉重地叹道。自小即与兄长相依为命,兄长心中所思,或也只有他这位弟弟能知一二。

“是的,王道是孤道,是一条一个人走的路!”任穿雨悠悠长叹,眉头笼起,“自古以来,任何一位帝王,他绝对立于最高处,走在最前头,没有人可以和他并肩同步,没有人可站在他的身前,所有的人都只能追随他,立于他的身后!”四将心头一窒。

“而且,一位帝王,在他心中处于首位的永远只能是江山社稷!任何人与事都不能逾越!否则便会是羁绊,只会阻挡他登上至高之位!”任穿雨微微握紧双拳,“威烈帝,以一介布衣而得天下,何等的雄才伟略,可是今天……大东王朝四分五裂,诸侯争霸,战乱连连,民不聊生……可这个局面却是威烈帝一手造成的!封王授国,便是裂土分权,当年的七将忠于他,可百年后七将的后人还会忠贞不贰?威烈帝他难道会不知?可他却还是要封王授国!而他为何如此?还不就是为了凤王!为了一个女人而置国家若此,这样的帝王其实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王者,根本不配为君!”

这一番话,如冷刀利刃刮面而来,直令四将胆战心寒。

任穿雨目光如蕴刀剑,“你们难道想看主上走威烈帝的老路?想要我们以血肉性命拼回的这个天下也落得今日这个下场?”他抬眸,目光穿越四将,窗外射入的阳光被宝剑的铜鞘一折,点点落在他的眸中,却无法给那双眸子加温,那双眸子是冷绝的,那声音也是无温的,如冰落寒潭,“你们皆有目睹,风云骑和青州的百姓都只忠于她,臣服于她,若有一日……拔剑相对,她便是我们……她便是主上最大最危险的敌人!所以,要么削弱她的力量,要么……她就不能留着,因为我们誓死效忠的只有一位主君!”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特战荣耀》艾千雪什么时候回来
下一篇:公元前749年历史年表 公元前749年历史大事 公元前749年大事记

Copyright © 2017-2022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