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文化

《风吹半夏》分集剧情

日期:2022-11-24 来源: 阅读:38004次

《风吹半夏》是由傅东育、毛溦执导,赵丽颖、欧豪、李光洁领衔主演的现实主义题材电视剧改编自阿耐的小说《不得往生》,讲述了以许半夏为首的有志者怀抱雄心壮志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奔流涌动,积极探索,不断创新的故事,也展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中小企业在时代浪潮中生存并寻求发展的现实。

剧情介绍:许半夏与童骁骑、陈宇宙三人白手起家,最初以收废钢铁为业务,后逐步接触钢铁行业,开始周旋于大型国企、外企、私营企业之间,在漫长的创业岁月中,结识了赵垒、伍建设、裘毕正、高跃等各色各样的商界人物,感受到了人情冷暖和商场纷争的残酷无情。许半夏凭借其独到的眼光和果敢的个性,在男人扎堆的钢铁行业里披荆斩棘,闯出了一片天地。期间,许半夏经历了良心与资本、道德与利益的矛盾与挣扎,既有痛苦、波折,也有甘甜、收获。

《风吹半夏》分集剧情

第1集

1996年,许半夏接童骁骑出狱,她在酒店给他订了一间房。早在停车场,许半夏就让童骁骑把衣服脱掉,拿着几株植物往他身上洒水,就当去晦气了。吃的东西,换洗的衣服,许半夏都给童骁骑准备好了,叮嘱他好好洗澡睡觉,明天陪自己去出差。洗澡的时候,童骁骑想起了五年前的事情。1991年,他母亲病重,他不得已偷了井盖去石桥巷废品回收站卖。许半夏看他一个人在门外可怜,便开门让他进来了。

第二天陈宇宙一来,看他推车里的东西,说什么也不收,这要是被人发现,是要坐牢的。许半夏得知他母亲得了心脏病、心梗,急需医药费,她便问陈宇宙要了钱,把钱借给了童骁骑。就这样,童骁骑和陈宇宙、许半夏他们交上了朋友。童骁骑在电厂司机班上班,许半夏正好知道电厂有批下料可收,要用到车,便问童骁骑愿不愿意跟他们干,把那批下料卖到市里,赚中间的差价。童骁骑有些犹豫,但还是答应了。

虽然童骁骑是刚学车,开起来还不是太稳,但到底还是安安全全地把下料运到市里,三人卖得了三千多块钱。而童骁骑因为擅自把厂里的车开出去,被厂里追究,幸得师傅极力维护,最后以辞退了事。许半夏把三千多块钱平均分成三份,童骁骑母亲的医药费有了着落,但他脸上却无半分开心样。一问才知道,原来童骁骑因为擅自用厂里的车被开除了。许半夏索性让他跟着自己和陈宇宙一起收废钢,卖废钢。

童骁骑陪许半夏去逛街,许半夏根据他的尺寸给丈夫王全买了一套衣服,结果回家竟撞见王全偷人。许半夏与其争执,动起手来,童骁骑还没走远,听见楼上的动静,立即上去帮忙。混乱中,童骁骑一腿踢重了王全的命根子,王全疼得在地上嗷嗷叫。见状,童骁骑立刻背上王全去医院,许半夏跟在后面。因为这事,童骁骑犯了故意伤害罪,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而他出狱这一天,许半夏去接了他,外面的世界在这五年间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许半夏带童骁骑去酒店,拉着一堆特产,送给来参加钢铁交易会的老板,许半夏还叮嘱他,不能告诉这些老板自己是大学生,这些老板文化普遍不高,他们都不待见大学生。准备入席前,许半夏让他把雪碧搅得没泡泡了,然后给服务员一点钱,把雪碧送到她那儿,免得自己喝太多。许半夏这桌有伍建设、裘毕正等人,还有一个冯总,一个郭启东,郭启东是裘毕正的副总,老大是伍建设,许半夏得跟他们喝开心了,有生意的时候才能带着自己。

伍建设跟他们说了一个消息,说是北边儿有生意,三百五一吨废钢,算上海关和税费,他们顶多就是七百五一吨,比现在的市场价格一千二和一千四少了很多。伍建设一口气订了五万吨,想让大家伙一起分,许半夏对此兴趣很高,竟想要一万五千吨。

第2集

伍建设去别桌敬酒,裘毕正他们则半开玩笑说许半夏要这一万五千吨,实在吃不下。先不说钱,首先就是配额的问题,要有配额,就得注册公司,许半夏至少得注册十五家公司。许半夏觉得这些都不是问题,她让裘毕正等会替自己在伍总面前说几句。说着说着,伍建设回桌,问他们想怎么处理这些废钢,众人都说卖给外企是最好的法子,裘毕正正好知道一个赵总,他就是专门做这个生意,他肯定吃得下。

他们正说着,赵总就进了会场。许半夏注意到他被一桌缠住,她大胆地过去替赵总挡酒,顺势把他拉到了伍建设这桌,聊起了那五万吨废钢生意。许半夏自然不会客变主场,表示自己只是简单介绍一下,具体的还是伍总来决定。伍总闻言,露出笑容,仔细跟赵总说这笔大生意。童骁骑这边一直盯着半夏,手里也没闲着,一直搅动雪碧。同桌一个女孩看见了,凑过来同他攀谈。末了,两人一起出去透气聊天。

聊了挺久,童骁骑想起把半夏落在会场里了,心想糟糕,赶紧三步并作两步跑回去。会场里没几个人了,都是一些服务员在收拾。童骁骑坐电梯下楼,在酒店房门口看到了醉倒的许半夏,问她拿了房卡,将她抱进去放床上。许半夏虽然醉了,但神志还是清醒的,不停埋怨童骁骑把自己丢在会场,害得她跟那帮人喝了两瓶白酒。赵总给许半夏打来电话,再次向她求证,那五万吨生意是不是真的,许半夏拿自己的人品跟他保证是真的。

第二天,许半夏开车带童骁骑回来。童骁骑闷闷不乐,因为许半夏丢了他送给她的那个发夹,再者就是自己蹲监狱这五年,半夏一次也没来看过自己。半夏停下车跟他解释,得知许半夏是因为愧疚,而没去看他,但陈宇宙每次看完他回来,都会将他的情况告诉半夏。童骁骑心里的气一下没了,忍不住笑出来。昨晚那个女孩给童骁骑打了电话。许半夏于是猜到,昨天他泡妞,把自己丢那儿了,半夏气得追着他打。

两人回来见到陈宇宙,三人一起吃饭时,半夏把一万吨废钢生意说了。陈宇不同意,仅算买钢的钱,就要五百二十万,公司现在账上只有一百来万,整整差了四百多万,他们没处去弄这么多钱。童骁骑也是股东之一,他倒是没什么意见,跟着半夏干准没错。三人中,两人都同意了,陈宇宙也没什么意见了。后来,半夏和宇宙把童骁骑带到他母亲的坟墓前,在童骁骑蹲监狱期间,童母去世了,但因有半夏和宇宙的照顾,她没受什么罪。

童骁骑给母亲磕头,眼眶泛红,流下泪来。给母亲磕完,转个角度给半夏和宇宙两人也磕了,感谢他们替自己尽孝。宇宙看好了一处用来堆钢的滩涂,带半夏和童骁骑两人来看,半夏很满意,转身回去借钱。她先回了家里,跟父亲许友仁借五十万,后妈坚决不同意,并表示他们没这么多钱。好好说他们不同意,许半夏就硬气起来,反正父亲他们一家现在住的这房子是她名下的,拿去银行抵押也可以,后妈差点没气疯。

另一边的宇宙和童骁骑帮半夏去问裘毕正要账本,裘毕正支开郭启东副总,把账本交给两人,同时提醒他们帮自己盯着郭启东这人。宇宙和童骁骑说起半夏名字的由来,说是半夏的母亲生她的时候难产而死,许友仁恨死这个女儿,就给她起名叫半夏,半夏是一种药材名,生的半夏是有毒的。不过,许友仁的不闻不问,反倒养成了半夏敢闯拼的性格。

宇宙跟着郭启东,发现他在乡下背着裘毕正开了一家公司,他假装成客户,拍下了这儿的照片,郭启东并未生疑。

第3集

陈宇宙和童骁骑去村子里找村长,洽谈租三十亩滩涂一事,村长说五年起租,一年二十万,租金一百万一次性付清。不止他们,有很多家企业也想租,而且租地这事他一个人说了也不算。童骁骑是在监狱里蹲过五年的人,十分擅长分辨人,他看得出来这个村长是一个老泥鳅,而陈宇宙表现出着急租地的样子,所以这位村长才会那样说,为的就是不想降下租金。半夏和宇宙给童骁骑弄了几辆卡车,方便他重操旧业,以后为公司运东西也方便。

不过半夏不同意他招他那帮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朋友,童骁骑一听就急了,说的话也口不择言,后来还是在宇宙的缓和下,童骁骑老实跟半夏道歉,半夏顺着台阶就下了。接下来就是裘毕正的事,半夏带着童骁骑一起过去,裘毕正把郭启东支走,着急问起半夏的调查结果。半夏倒是不急亮底牌,而是问起他能不能分给自己一些北边废钢的配额。裘毕正不禁怀疑她是不是什么都没查到,跑这儿讹自己的配额来了。

闻言,半夏让童骁骑拿出照片。这些照片是郭启东背着裘毕正在乡下开的厂子,他这个厂子剪裁钢板的价格可比裘毕正这里便宜多了。正说着,郭启东在外面听到了,闯门进来狡辩加阻止,被气急败坏的裘毕正一拳打在嘴角。童骁骑让郭启东老实呆着,半夏和裘毕正在外面谈话。最后,半夏和裘毕正达成合作,她继续帮他查账本,而裘毕正借给她一百万,年息二十。许友仁的老婆还是生气,她把气都撒到许友仁和女儿倩倩身上,饭都不让他们吃了。

后来宇宙又去滩涂那儿看了几次,村长还是要求一次性付清租金。不管怎样,都走到这一步了,滩涂必须拿下。半夏又去找冯总借钱,冯总拿出自己藏着的私房钱,最多只能借给她十万。这十万肯定不够,冯总想到一个办法,带着她去找伍建设,如果伍总肯借钱给她,自己给她做担保。他们去找伍总的时候,伍建设正和赵垒谈生意。看到他在场,半夏索性把话都说开,直言自己是来借钱的,现场乱作一团,赵垒很快离开,伍总埋怨他们坏了自己的事。

许友仁拿了三十万的钱过来借给半夏,让半夏写借条,还算上了利息,他甚至还要拿回房本,这是老婆要求的,不然他没法儿回去交差。这个房子是半夏的母亲留给她的最后一样东西,说什么半夏都不同意拿出房产证。许友仁退一步,让她再写个担保,而半夏的意思是,担保她可以写,但是许友仁必须借给她五十万,利息照算,否则一切免谈。许友仁夹在老婆和女儿之间,很是为难。童骁骑凑过来听,被半夏支使出去买烟了。

半夏他们又继续去村子里谈租滩涂一事,谁知村长和村民们早已串通一气,少五十万绝对不租。

第3集

陈宇宙和童骁骑去村子里找村长,洽谈租三十亩滩涂一事,村长说五年起租,一年二十万,租金一百万一次性付清。不止他们,有很多家企业也想租,而且租地这事他一个人说了也不算。童骁骑是在监狱里蹲过五年的人,十分擅长分辨人,他看得出来这个村长是一个老泥鳅,而陈宇宙表现出着急租地的样子,所以这位村长才会那样说,为的就是不想降下租金。半夏和宇宙给童骁骑弄了几辆卡车,方便他重操旧业,以后为公司运东西也方便。

不过半夏不同意他招他那帮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朋友,童骁骑一听就急了,说的话也口不择言,后来还是在宇宙的缓和下,童骁骑老实跟半夏道歉,半夏顺着台阶就下了。接下来就是裘毕正的事,半夏带着童骁骑一起过去,裘毕正把郭启东支走,着急问起半夏的调查结果。半夏倒是不急亮底牌,而是问起他能不能分给自己一些北边废钢的配额。裘毕正不禁怀疑她是不是什么都没查到,跑这儿讹自己的配额来了。

闻言,半夏让童骁骑拿出照片。这些照片是郭启东背着裘毕正在乡下开的厂子,他这个厂子剪裁钢板的价格可比裘毕正这里便宜多了。正说着,郭启东在外面听到了,闯门进来狡辩加阻止,被气急败坏的裘毕正一拳打在嘴角。童骁骑让郭启东老实呆着,半夏和裘毕正在外面谈话。最后,半夏和裘毕正达成合作,她继续帮他查账本,而裘毕正借给她一百万,年息二十。许友仁的老婆还是生气,她把气都撒到许友仁和女儿倩倩身上,饭都不让他们吃了。

后来宇宙又去滩涂那儿看了几次,村长还是要求一次性付清租金。不管怎样,都走到这一步了,滩涂必须拿下。半夏又去找冯总借钱,冯总拿出自己藏着的私房钱,最多只能借给她十万。这十万肯定不够,冯总想到一个办法,带着她去找伍建设,如果伍总肯借钱给她,自己给她做担保。他们去找伍总的时候,伍建设正和赵垒谈生意。看到他在场,半夏索性把话都说开,直言自己是来借钱的,现场乱作一团,赵垒很快离开,伍总埋怨他们坏了自己的事。

许友仁拿了三十万的钱过来借给半夏,让半夏写借条,还算上了利息,他甚至还要拿回房本,这是老婆要求的,不然他没法儿回去交差。这个房子是半夏的母亲留给她的最后一样东西,说什么半夏都不同意拿出房产证。许友仁退一步,让她再写个担保,而半夏的意思是,担保她可以写,但是许友仁必须借给她五十万,利息照算,否则一切免谈。许友仁夹在老婆和女儿之间,很是为难。童骁骑凑过来听,被半夏支使出去买烟了。

半夏他们又继续去村子里谈租滩涂一事,谁知村长和村民们早已串通一气,少五十万绝对不租。

第4集

才过了几天,村长和村民们就把租金一下子涨到了五十万,他们一副坐地起价的嘴脸,让童骁骑看着来气。半夏秉着和气生财的态度同村长商量,但他油盐不进,半夏只能让宇宙再去看看别的地,总不能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回来路上,半夏接到后妈电话,说是许友仁高血压进了医院急诊,现在正在住院呢,半夏赶去医院一看就知道许友仁在演“双面间谍”,把老婆支出去了,许友仁和女儿哭诉说自己也是没办法了。

半夏总而言之就一句话,等钱到账了,再办公证等一系列手续。末了,她还豪言,大不了许友仁和后妈离婚,等自己有钱了,给他一百万,让他跟自己过。许友仁听到她这话,哭笑不得。半夏后来还在医院里认识了一个姓苏的人民医院普外科主任,便托他帮忙给自己父亲看病。童骁骑这几个哥们,一看这些车这么破,开起来都是问题,一个个都愁眉苦脸的。童骁骑保证有自己一口吃的,绝对饿不着他们,大家伙终于动手修车。

半夏把父亲带到医院,苏国栋早就挨个叮嘱了,所以护士对半夏和许友仁的到来一点儿也不意外。许友仁对这个苏主任很合得来,才聊了一会儿,苏国栋就已经把半夏“款儿姐”的外号给叫上了。此后,陈宇宙到处找能做堆场的地儿,童骁骑则和兄弟们修车,半夏到处借钱,三人各忙各的。半夏找了个时间去医院接许友仁,许友仁直觉苏国栋挺好,也看得出来他喜欢半夏,所以才会在医院里对自己百般照顾。

这两天,许友仁也想通了,房子毕竟是半夏的母亲留给她最后的念想,所以他也不再揪着房子这事不放,钱到时候还是会一分不少地打给半夏,大不了和倩倩她妈闹个天翻地覆,再不济他也还有一个大女儿。半夏听父亲这番话,心里感动不已。实在找不到其他可代替的地方做堆场了,宇宙和童骁骑只得再去磨那个村长和村民,他们又一次坐地起价,在五十万的基础上增加了二十万,还放出话来,他们爱租不租。

宇宙被逼得恼火,他想出了一个损法子,如果用废机油把那片滩涂污染了,那他们就租不出去了。说干就干,童骁骑叫上了几个兄弟,开着几辆修好的车,载满废机油,往滩涂而去。宇宙在办公室里思来想去,回到宿舍也仍放心不下,最终给童骁骑打电话,让他取消这个计划,但童骁骑没有接。宇宙直接驱车赶往滩涂,但已晚了一步,滩涂已经被废机油污染了。事已至此,宇宙想扛下此事,但童骁骑不让。

这一边,半夏和赵垒谈好了,明天带他去看堆场,如果满意的话,赵垒就借钱给她。半夏联系宇宙说了此事,宇宙有苦说不出。等到第二天过去滩涂一看,半夏才知道这里被废机油污染了,她若有所思看了一眼身后的陈宇宙。

第5集

童骁骑和陈宇宙说好了,不能在半夏面前说漏嘴。第二天一早,秀滩村村长给半夏打来电话,问她还租不租滩涂,半夏喜出望外,赶紧带上陈宇宙去那片滩涂,但她看到的是一地狼藉,许多废机油横亘在这片滩涂上,其间还倒下几辆废旧车。经废机油一污染,这片滩涂算是毁了。村长骂得难听,宇宙忍不住反驳,半夏看了一眼陈宇宙,默不作声地上车,带着一股气驱车回到公司。半夏通过那几辆车,心里已经知道是谁干的了。

半夏回到公司,二话不说上去打童骁骑巴掌,童骁骑也没有反抗,默默忍受着,宇宙看不下去,表示主意是自己出的,半夏正在气头上,压根没把宇宙的话当真。半夏把车队的材料丢给童骁骑,直接让他滚蛋。不过好在,滩涂总算是租下来了,只是在这个的基础上,多给了村民们五万补偿金。半夏自知理亏,便没有拒绝。童骁骑无所事事,去游戏厅打游戏,再一次遇到野猫,这一回她跟着他回到车队,得知了她的名字叫高辛夷。

正好车队里的大家伙儿聚在一起吃火锅,给高辛夷也添了一双筷子。宇宙得了胖子(半夏)的吩咐,去找童骁骑。另一边,苏国栋带了新鲜的菜,以及自家的锅来到半夏家里,下厨给她做了一桌子家常菜,半夏边吃边感慨好吃,自从外婆去世后,她就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家常菜了。在苏国栋眼里,半夏是一个可爱的人。半夏闻言,用力握住他的虎口,疼得苏国栋大叫,没想到半夏看起来这么小巧的人,手劲儿这么大。

宇宙将胖子的话传达给童骁骑,主要还是关于童骁骑管理车队的事情。为了清污,半夏多花了二十万,陈宇宙也没想到污染面积会这么大,如果不清污,这些废机油流到海里,污染会更严重。半夏将赵垒带到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的滩涂前,这里的确适合建堆场,赵垒答应把钱借给她,但作为一个无利不起早的商人,他自然也有三个条件。毕竟是半夏有求于他,对这三个看起来并不公平的条件,她也只能答应。

接下来就是堆场的清污工作,宇宙忙着盯清污的工作,同时还要注册公司,半夏也没闲着,她忙着跟赵垒签合同。伍建设等人开始为出国做准备,买西服,戴手表,他们想着忙完事后在国外好好地玩一玩。苏国栋是一个单纯善良的人,听了许友仁的话,得知半夏最近缺钱,他毫不犹豫拿出自己的七万存款,但半夏没有要。她知道苏国栋对自己的心思,也知道他是一个好人,可现在这个时间点,她没有心思想成家的事情。

堆场有了基本的雏形,赵垒来看了,但他不认为这个堆场能在半夏从国外回来后建成。之前合同也上也写得很清楚,堆场什么时候建好,合同就什么时候生效。煮熟的鸭子可不能飞了,半夏问赵垒还有什么要求,她都可以答应。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卿卿日常》尹岸没孩子的原因
下一篇:《我们的当打之年》分集剧情

Copyright © 2017-2022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