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风云

伏击山本五十六

日期:2017-12-13 来源:故宫历史网 阅读:216次

“哒哒哒..”1943 年4 月13 日17 时55 分,美国珍珠港战略情报部, 收到一条从太平洋舰队无线电监听站转发来的日军密电。密电很诀被破译专家拉斯韦尔中校破译了出来。电文是: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将于4 月18 日10 时抵达南太平洋战区视察前沿岛屿。

伏击山本五十六

 

拉斯韦尔中校深知这份电报的价值,他立即将电文送给了太平洋舰队的情报官莱顿海军上校。莱顿研究了电文后,立即亲自驾车,直驰司令部..

他走进了美国太平洋舰队兼太平洋战区总司令尼米兹海军上将的办公室,将破译的日军密电,呈了上去。

尼米兹看了电文以后,不动声色地说:“很好,希望你们继续监听。如有情况立即向我报告,不得迟疑。”莱顿刚离开,尼米兹上将立即把司令部作战部的参谋总长找来,进一步研究电文,作出决策。

参谋总长看了电文以后,说:“你说怎么办?从空中伏击他吗?”

“是的,你想山本在日本军界和青年军官中有着崇高的威望,如果将其击落,将会使日本震惊,造成日本海军的混乱..”

尼米兹司令又和参谋总长研究和制订了详细的空中伏击山本的方案。4月14 日又将方案电呈罗斯福总统和海军部长诺克斯。总统很快发回了电令。

4 月16 日黄昏,在美军瓜达尔卡纳岛亨德森机场的指挥所里,飞行中队长约翰。米歇尔少校正和他的顶头上司维克塞洛聊天。“叮铃铃”,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维克塞洛拿起了话筒,没谈上几句,便命令米歇尔少校带着兰菲尔到司令部去接受密令。

当他俩驱车经过坎坷曲径的山路,赶到司令部时已是深夜时分了。司令部作战部里灯火辉煌,一位陌生的少校等候他们已经多时了,他从保险柜里取出了一张印有“绝密”字样的海蓝色纸条,郑重其事地递给了米歇尔少校,说:“请照密令执行任务吧!罗斯福总统对此极为关注!”密令上写着:第339 中队P—38 战斗机务须全力以赴,及时赶去击毙山本。

当米歇尔他们赶回营地时,已是17 日的凌晨。他们顾不上休息,忘记了吃早点,便立即和助手一起,标绘航线图,确定飞行时间、伏击地点。

米歇尔说:“我们重点是确定山木到达的时间,估计他会提前着陆,我们必须在9 点45 分行动。”

“但电报说是10 时整呀?”

“不错,可气象预报说明天是晴天无风,山本的座机来时不会顶风,必是提前到达。他们的航程准确地说是563 公里,而飞机的飞行速度是每小时290 公里左右。我们一定得提前到达。”

“我们要在山本的座机准备降落时,进行空中伏击,这样我们上下夹攻,他就必死无疑了。”

“好,就这样定了。”

4 月18 日早晨,天分外晴朗,美军16 架闪电式战斗机从瓜达尔卡纳岛的亨德森机场起飞升空了,它们像银箭似地刺向蓝天,飞向远方。

几乎是同时,在日军南太平洋战区军事重镇腊包尔机场,山本一行登上了两架轰炸机。山本乘坐的是第一架轰炸机,在登机前,山本经同僚劝说,为防止美军谍报人员获悉情报,山本脱掉了显眼的白色海军军服,换上草绿色的陆军军装。此刻他与同乘第一架轰炸机的三名军官——联合舰队军医长高田少将,副官福崎升中佐和航空参谋端久利雄中佐,开玩笑地说:

“今天,我已调陆军部任职,请各位多多关照..”说完哈哈地大笑,手下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山本的参谋长宇垣缠海军少将和联合舰队主计长北村海军少将,通信参谋全中薰海军中佐,航空参谋室井舍治海军中佐和联合舰队气象长海舒海军大尉乘坐在第二架轰炸机上。

轰炸机的驾驶员是小谷武男和林信一,他俩是久经沙场的老牌飞行员。

两架轰炸机,有6 架零式战斗机护航。它们组成编队,穿过缭绕在腊包尔火山上空的烟雾,飞临锚泊舰船的港口上空,超过布兰切海湾,长啸而去。

两架轰炸机比翼双飞,山本的座机在右边略略靠前。他们迎着朝陽,迎着万道霞光,飞行在2000 米的高空上。

山本的参谋长宇垣缠望了望司令长官的座机,尾翼方向舵上标着“232”

机号,心里默默的祈祷,但愿此次司令官的视察一切顺利。飞机飞到布干维尔岛的西边上空以后,又沿着该岛的海岸线向东南方向飞去。他们已飞行了1 个半小时了。

飞机提前15 分钟降落,正不出美军空军米歇尔少校所料。

此时,米歇尔少校率领的16 架闪电式飞机,已经飞行了2 个多小时了, 飞了大约637 公里,还有64 公里就飞抵伏击地点了。米歇尔突然加快了飞行速度,来了个急拐弯回到东北航向上,径直飞向布干维尔岛的西岸,飞行员们跟着他作了小角度慢爬高,并试射了机关炮。十分钟以内,他们就要投入战斗。现在,闪电式战斗机又重新靠拢,恢复了密集队形。

天高云淡,能见度极佳。16 架飞机箭一般地向前冲去。米歇尔惊喜地发现布干维尔岛就在眼前。

飞机的航空钟已是9 点44 分了,按计划只有1 分钟了。

米歇尔盯着飞机左边的天空,没有飞机的影子,山本的座机在哪里?就在这紧张的时刻,助手坎宁的呼叫从无线电里传来:“前方发现敌机!”片刻,他又喊道:“在上方!”

很快米歇尔看到了在山前飞行的8 架敌机,其中有两架轰炸机。他迅速转向东南,与敌机航向乎行,开始爬高,同时他命令:“全体注意,立即扔掉副油箱,升高!”

米歇尔猛地开足油门,急速跃升,占领了掩护的位置。护航机紧跟其后。

按战斗计划飞向7000 米高空。下方留下了4 架飞机组成的攻击分队。

攻击分队的4 架飞机朝岛上飞去,以切断山本一行的航线。刹那间,霍姆斯转向,离开了攻击分队,在海面上与海岸平行方向飞去。现在,他最易遭到攻击了。僚机海因离队追了过去。霍姆斯不停地急转弯,拼命地想甩掉副油箱。攻击分队只剩下了两个人:兰菲尔和巴伯。

在兰菲尔决要和敌机拉平时,他俩被日机发现了。零式机俯下机头,冲了过来。为首的那架轰炸机猛转90 度,另一架轰炸机直奔海岸飞去。

兰菲尔发现,在追上轰炸机之前,零式机一定会俯冲下来截住他和巴伯,他猛拉驾驶杆,用机关炮对准为首的一架零式机。在敌机俯冲过来的一瞬间,兰菲尔用机关炮打掉了这架零式机的一个机翼。敌机起火,拉着浓烟,歪歪扭扭地栽了下去,不见了。

当兰菲尔爬高迎战零式机的一刹那,他丢掉了轰炸机的目标。兰菲尔重新折回头来,寻找那架向岛上飞去的轰炸机。猛然间,他看见一群飞机搅在一起,正在进行一场恶战。兰菲尔果断地向轰炸机俯冲,几乎快要碰到树梢才拉平,然后冲向敌机。当零式战斗机向兰菲尔冲来时,他只是飞快地扫了一眼,目光却死死地盯着前面的轰炸机。轰炸机全身墨绿色,比树叶的颜色还深,擦得锃亮,在陽光下闪闪发光。

兰菲尔几乎是成直角朝轰炸机猛烈开炮。轰炸机右引擎窜出了油烟,右翼起火。这时两架零式机扑了过来,炮弹打在兰菲尔的机头前,轰炸机尾炮开火了,但在兰菲尔刚刚进入它的火炮射程时,它的右翼又被兰菲尔打掉了,一头栽进丛林,爆炸了。

兰菲尔贴着丛林一掠而过,离树梢只有三四米的高度。他发现自己的机速已降到了352 公里,零式机就紧逼在两边。

他打开无线电,进行今天的第一次呼叫:“米歇尔,能看见我吗?”

米歇尔向下张望,不见兰菲尔的影子:“你在哪儿?”

“鬼知道在哪!我击落了一架轰炸机。米歇尔,你看到吗?它正在燃烧。”

米歇尔看到了丛林中升起一道浓烟,烈火熊熊。他回答说:“我看到了浓烟,大火。”

第二轰架炸机发狂似的进行躲避,宇垣缠惊恐万状。他紧贴着弦宵向外张望,当他看到山本司令的座机在丛林上方,带着浓烟和烈焰,向南缓缓飞行时,他吓呆了。

美国闪电飞机的炮弹从宇垣缠的轰炸机旁擦过,林信一驾机曲折飞行,躲避米歇尔踞高临下的炮火。这时宇垣缠略微镇静了一些,等待飞机拉高,希望能再看到山本的座机,祈望山本绝境产生。当他的飞机突然转向后,看到丛林里冒起冲天大火和黑烟时,不禁痛心疾首,潸然泪下。

这时米歇尔操机转了个弯,朝宇垣缠的轰炸机俯冲过去,机关炮猛烈地射击。宇垣缠感到自己的座机在颤抖,飞机的左右两边先后被击中,整个飞机被炮弹打得冬冬响,并开始急剧摇晃起来。

美机群上下夹攻,紧追不放,一起朝轰炸机开火,轰炸机的机槍已无还手之力。突然间,一发炮弹撕开了轰炸机的右翼,林信一操纵驾驶杆,企图在海上紧急迫降,但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轰炸机一头栽进大海里..

宇垣缠没有死,他和北村、林信一侥幸从机舱里钻了出来,在海上漂泊得救。

空中伏击战彻底结束后,美军16 架闪电式战斗机沿着海岸线编组,飞了大约半分多钟,胜利返航了。

生活在布干维尔岛荒山野林中的村民们目睹山本一行的悲惨结局。轰炸机被击中起火后,机身像醉汉似的撞在一棵巨大的树干上,栽到地上爆炸了,燃烧的碎片飞到几百米以外,油烟在密林上方滚滚翻腾。

轰炸机的机壳被打得百孔千疮,但仍旧能认得出是山本的座机,机号是“232”。两具尸休是在飞机爆炸之前被甩出飞机的,其是一具模样还能认得出,他就是山本,戴着白手套的手还握着军刀..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襄樊之战
下一篇:明朝抗倭之战

Copyright © 2017-2021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