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历史

太监系列:太监也可以成为水利专家

日期:2017-10-17 来源:故宫历史网 阅读:226次

熙宁初,为河北屯田都监。河决枣强,酾二股河导之使东,为锯牙,下以竹落塞决口。——《宋史·宦者传》(译文:熙宁初年,程昉担任河北屯田都监,黄河在河北枣强段决口,程昉开凿二股河道,引导黄河水向东流入大海,制作锯牙(一种治水器具),用竹子等物品填塞决口。)

黄河是华夏文明的发源地,但是,黄河的经常性泛滥也给文明的发展平添了不小的麻烦。

从大禹治水开始,历朝历代,都有人前仆后继、殚精竭虑去治理黄河,降服水患,这些人当中就有一个太监。

这个太监是北宋时期的程昉。

据史料记载,从公元960年到1048年,不足90年的时间里,黄河决溢83次。每次决溢都意味着老百姓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公元1068年,黄河在河北枣强段又一次决口。

原任皇家仓库副保管员(左藏库副使)、时任河北屯田都监的太监程昉站了出来。

程昉的治理建议是——改道。

当时的黄河不是向现在这样流经济南入渤海,而是在更北一些的位置,经天津入渤海。

程昉希望动用人力,开凿出两条向东的河道,引导黄河水东流入海。等水势减弱了,就堵塞决口,废弃之前北流的河道,把原来的河道变成良田。

程昉就是所谓的“黄河东流派”。

既然有“东流派”,当然就有相应的“北流派”。

事实上,北宋中期以后,治理黄河的方针主要就是集中在东流、北流的争议上。

当时,主管水利的是都水监,两位主官李立和宋昌各执一词,朝堂上也是吵得皇帝脑仁疼。

最终,程昉所在的“东流派”占了上风,但是还没完,在选址、工期延续时间等方面继续吵,有的激进一些,希望毕其功于一役,有的则认为应当缓缓图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考虑。

王安石希望借治理黄河推行新法;苏轼认为“兴必不可成之役,驱无辜之民”,东流肯定没戏;司马光则是有限支持东流,保留意见。

在吵吵闹闹中,程昉开工。

程昉花了一个月的时间,组织数万民工,开凿二股河道,引导黄河水,向东流去。等水势减弱后,再用竹子、芦苇等编制篓筐,装填土石,堵塞决口。

黄河决口终于被堵住了,数万逃亡百姓陆续回到家园。

正是在这次工程中,程昉的能力得到王安石的欣赏,之后,程昉俨然一个水利专家,堵决口、修大堤,治理共城河、沁河、漳河、滹沱河等,处处都有程昉忙碌的身影。

程昉还大力推广放淤、灌淤,用含泥沙的河水进行灌溉,改良盐碱地。有一个数据,短短几年间,黄河两岸放淤、灌淤10793处,受益土地361178顷。

在王安石的推动下,在程昉的四处奔走下,一时间“四方争言农田水利,古驶废堰悉务兴复”。

治理黄河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东流还是北流,除了水利方面的专业知识,还要考虑军事防御因素。而正值王安石变法的关键时期,水利问题还掺杂了党争的成分。

程昉起先偏向于旧党,但是在水利问题上得到新党王安石的大力提拔,基本上被旧党扫地出门了。后来,王安石觉得程昉的工作作风不怎么实在,也逐渐疏远了程昉。

两头不靠的结果就是言官出马,开始弹劾程昉。

要找毛病还是很容易的,治理工程,总有人受益、有人受苦,动辄几万人的大工程,要找差错实在是小菜一碟。

虽然皇帝还是开金口保住了程昉,但是继续水利工作是不可能了。

不久,程昉一腔愤懑,在忧郁中死去。

任何时候,掺合到党争中,都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关于程昉,还有一件上访截访的轶事。

当时,程昉正在河北主管路河防水利,因为工程的缘故,不少农民的田地房屋被损坏了,有两百多农民打算进京上访,敲登闻鼓告状。

程昉派出工作组快马加鞭南下截访,终于在半道上截住了上访团。

一通威胁之后,上访团软了,谎称他们不是去上访,而是想到帝都给程昉送感谢信(谢表)。程昉大人在河北修水利,这是便民工程,我们都很感谢他。

截访人员半信半疑,出于保险,主动承担了感谢信的执笔任务和快递工作,上访团在监视下向后转。

一场上访就此偃旗息鼓。

到了1082年,黄河还是任性地向北流去,东流彻底失败。

程昉的努力都成了无用功。

做事情就是这样,多做多错,但还是要去做,哪怕只为安心。

程昉大概也是这样想的吧。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奇闻:北宋将领敢公然向皇帝索要嫔妃
下一篇:圣人朱熹爱用重刑:为打击学术对手毒打军妓

Copyright © 2017-2021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