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历史

唐朝神秘组织不良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日期:2021-11-25 来源: 阅读:0次

所谓“不良人”,其实主要出现于唐代。由于历史上,这个称呼到了宋代以后已经不再作为常用语使用了,所以到了明清时期,那时候的人在阅读古籍的时候就好奇过,这个在唐朝典籍中出现的“不良人”到底是干什么的。经过清代学者考证,不良人其实就是地方行政机关下属的缉拿罪犯的人员,简单来说,就是类似于捕快衙役。

这一提到捕快衙役,其实就跟网络上所渲染的神秘幕后组织有了重大的区别,不良人其实在唐代并不是一个神秘组织,相反它属于公开的一种服役制度,相当于当时的杂色服役,也就是由当地居民定期轮流到当地官府担任的一种捕快衙役岗位。按照现代学者的考证,不良人实际近似于后世我们所说的胥吏这个阶层,它既不是官职,也不是百姓,而是不入官品的官府服役办事人员,主要对付的就是管辖境内的盗贼。

所以,唐代的不良人,实际能做的事情是很窄的,而且他们的权限也很低,在目前发现的文献中,通常与不良人有关的记录,也就是不良人抓到了一些行迹可疑分子,把他们扭送到县衙,这就算完工了。此后的审讯和刑罚,都已经跟不良人无关了。

不过,不良人虽然地位很低,而且功能有限,不过在历史中,确实曾经留下过足迹,这主要是因为在唐代发生的一场轰动长安的案件。

这就是唐高宗及武则天统治时期,朝廷官员、中书舍[shè]人郭正一的家中失窃一案。郭正一的家里,有一个来自高句丽的婢女。这个婢女是郭正一参加唐军攻灭高句丽一战时,从平壤弄来的。按照唐朝笔记的说法,郭正一参加的这一场大战,是唐高宗时代的唐军与朝鲜半岛的新罗组成联军,一举攻灭高句[gōu]丽,完成了从隋朝开始中原王朝对高句丽的数十年征战的最后一击。

插一句,这个高句丽也被唐朝人简称为高丽,不过这个唐代的高句丽跟后世韩国所宣称的那个高丽王国没有任何关系,那个挂在韩国人嘴边的高丽王国,实际是在唐朝之后的宋代时才建立的,其源头是协同唐军攻灭高句丽的新罗,所以严格来说,这个高句丽,不仅跟后来的高丽王朝延续没有任何亲缘关系,只有仇敌关系。

书归正传,郭正一家里这位来自高句丽的婢女,名字叫做玉素,长得非常非常漂亮,也很受郭正一的宠信。据说郭正一每天晚上都有吃浆水粥的习惯,而且这个粥必须得是玉素来烹饪。至于为什么这个粥非要玉素来做并且来送,大锤谨慎估计,醉翁之意恐怕不在粥。

不过这个玉素也不是省油的灯,突然有一天她就在送来的粥里面下毒了。郭正一这边吃下去就毒发了,那时候毒药的水准限于化学发展的贫乏,所以效果不佳,这一吃下去郭正一就明白了,大叫大嚷说“婢女玉素给我下药了!”紧急吃了一些解药才缓过来,再去找婢女玉素,已经不见了。同时发现府里十多件贵重的金银器具也消失了。

显然玉素是谋杀不遂就卷了财物跑路了。这件事很快就上报朝廷,因为下毒谋害朝廷命官并且还卷款跑路,影响极坏,因此长安地面上的县官们接到限期破案的死命令,但是命令虽然下的死,三天过去了,迟迟不能破案,这时候作为此案的关键破案人,长安当地的不良人主帅魏昶[chǎng]就出现了。

他果断采用了双线破案的方式,第一条线是诡诈之术,也就是从郭府家奴中找了三个面目忠厚的人,套上头套蒙住脸面,当街招摇过市押回衙门,暗示已经抓住了敌人的同伙,诱使敌人惊慌失措之下,以为自己暴露,这就可能慌忙之中出面打探官府追查的进展,这相当于被动等待罪犯自己出错暴露。

第二条线就是传唤了郭府的卫士,查问案发十天之内有没有可疑人前来拜访,这就是主动出击寻找线索。结果第一条线没有效果,第二条线起了作用:郭府的卫士说,前几天曾经有一个同样从高句丽俘虏而来寄居长安的人,来郭府找马夫,并且还留有一封信。

不良人拿来信件一侃,上面只说了一句话,“长安城中的金城坊的那所空宅”。不良人立即前往金城坊搜索,果然在一所锁着的空宅内,抓获了藏匿在这里的婢女玉素、郭府马夫和高句丽降人。三人合伙谋财害命的行径也因此全部被侦破。

虽然说,这条记录因为出于笔记资料而非正史,所以还有一些疑点,比如历史上的郭正一并没有参加过征伐高句丽之战,因此从平壤夺来婢女玉素一事实际是存疑的。

不过后世的封建王朝捕快胥吏们,仍旧把这个案件作为后世侦破案件的重要案例之一记载下来并广为流传。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年活跃在长安坊间的不良人们,虽然并不神秘,但是他们生于草根、长于市井,捕盗经验丰富,在破案方面确实有自己独到之处。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甘露之变要杀的宦官是谁
下一篇:唐朝不良人是什么职位,为什么有恶迹还能为官府效力

Copyright © 2017-2021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