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秘闻

清朝特有的千年怪现象,官大的碰见旗主小民也要称奴才

日期:2018-10-11 来源:故宫历史网 阅读:147次

中国封建时代中,官员的级别高低注定了自身的地位,低级官员见了高级官员要行礼甚至是下跪,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一亘古不变的守则持续了两千多年。

清朝特有的千年怪现象,官大的碰见旗主小民也要称奴才

不过也有特殊,在清朝虽说主流也是这种行情,但有一种情况却是历代以来没有的,那就是无论你官职再高、权利再大,如果见到旗主,那怕对方落魄到了平民,也得低声下气,做出一副奴才样。

八旗是清代的户口制度,最初是满人。皇太极时,由于有大量的汉人和蒙古人归顺,又被编为“汉军八旗”和“蒙古八旗”,由宗室担任旗主,下设各级管理者,下层旗民称之为“旗奴”。

旗奴是享有特权的。满清入关以后,曾以圈占明皇室和勋贵庄田的名义,把京城方圆250千米以内、16万多顷的田地全部圈占并分给了八旗将士。在清朝初期,旗人在社会上享有显赫的地位,不少汉人也主动加入到汉军旗中,成为旗奴,由此获得了经商上的便利。

清朝特有的千年怪现象,官大的碰见旗主小民也要称奴才

旗奴是世代沿袭的,若是因公犯罪,只废除本人的旗籍,其子孙依然隶属旗谱之中;若是因私犯罪,则连同子孙一起被废除旗籍。八旗制度规定,不论旗奴日后如何显贵,依然是旗主名义上的奴仆,对旗主必须毕恭毕敬,不得有丝毫的悖逆。

到了清朝后期,有些旗主的家道中落,生活潦倒,只能做些粗贱的重体力活,诸如驾车、殡葬时抬棺、挑夫等。如果旗主在路上看到有发迹显达了的昔日旗奴,骑着高头大马,坐着装饰华丽的车,不免要心里不平衡,于是就会把旗奴叫下来,让他代替自己做苦工。

旗奴绝对不敢违抗,只得再三请安,说尽好话,又给些银子,以免代劳之苦。所以,旗奴中的富贵者是很害怕见到身份比自己卑微的旗主的。

有两个例子很好的说明这个问题。

道光年间,有旗人任两淮转运使,其妻子与扬州知府的妻子时常往来,关系非常好。有一天,知府的妻子想在家宴请转运使的妻子,由于不懂满人的礼仪,就想找一个满族的妇女作陪,免得到时出丑。

于是,她找遍了扬州城的官员女眷,只有军中守备的妻子的是满人,而且是名门世家之女,遂上门求见,把请客作陪的事情一说,守备的妻子满口应承。

到了宴会的是日子,守备的妻子很早就来了。不久,转运使的妻子也来了。可是,邀来作陪的守备妻子却南面而坐,也不站起来见礼。主人正感到惊讶,却见转运使的妻子跪下,向守备的妻子请安。守备的妻子说:“今天这里的主人赏饭,你不必太过拘礼,可坐下。”

不明就里的主人想让转运使的妻子坐首座,可是守备的妻子却在一旁答道:“今天我在这里,她不方便坐首座,我代她坐好了。”说完,就毫不客气的坐上了首座,转运使的妻子特立一旁,为她递筷子斟酒,就像奴仆一样。

等到席散,守备的妻子心满意足而去,转运使的妻子则是满脸的愤恨难平,知府的妻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惶惶不惜。过后才听人说,守备的妻子与转运使的妻子为同一旗籍,只不过一个是旗主,一个是旗奴,如今虽然身份不同,但依然尊卑有别。

同在道光年间,身历三朝的大学士松筠为军机大臣,道光帝对他颇为器重。有一日,松筠突然请了几天假,道光帝感到奇怪,就问别的军机大臣松筠为何事请假,结果得知是松筠的旗主家里死了人办丧事,按照规矩松筠要前往当差帮忙。道光帝为此大怒,认为旗主是有意侮辱朝廷的重臣,遂立即下旨免去了松筠的奴籍。

清朝的这种现象在历朝历代是没有的,从中我们也可以发现,八旗子弟在的当时的优越性远远超过我们的想象,不管你官再大,在旗主面前还是一个奴仆,这真是千年之怪现象。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刘禅与诸葛亮的真实关系,诸葛亮死后禁立庙祀
下一篇:大明军队有火器加持,为何还打不过努尔哈赤的弓箭大刀?

Copyright © 2017-2021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