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历史

“梳妆掷戟”董卓之死

日期:2017-10-03 来源:故宫历史网 阅读:399次

“凤仪亭”又名“梳妆掷戟”,出于《三国演义》,讲诉了貂蝉和吕布二人在凤仪亭私会,被董卓撞破的故事,经过凤仪亭事件,董、吕二人彻底反目成仇,吕布下了杀董卓的决心。

“梳妆掷戟”董卓之死
(董卓画像)

历代评说董卓:

陈寿:“董卓狼戾贼忍,暴虐不仁,自书契已来,殆未之有也。”

王粲:“昔大人见临洮而铜人铸,临洮生卓而铜人毁;世有卓而大乱作,大乱作而卓身灭,抑有以也 。”

郑泰:“董卓强忍寡义,志欲无餍。”

盖勋:“昔伊尹、霍光权以立功,犹可寒心。足下小丑,何以终此?贺者在门,吊者在庐,可不慎哉!”

荀彧:“卓暴虐已甚,必以乱终,无能为也。”

荀攸:“董卓骄忍无亲,虽资强兵,实一匹夫耳。”

蔡邕:“董公性刚而遂非,终难济也。”

王允:“卓,国之大贼,杀主残臣,天地所不祐,人神所同疾。”

皇甫郦:“昔有穷后羿恃其善射,不思患难,以至于毙。近董公之强,明将军目所见,内有王公以为内主,外有董旻、承、璜以为鲠毒,吕布受恩而反图之,斯须之间,头县竿端,此有勇而无谋也。”

陆机:“远惟王莽******之事,近览董卓擅权之际,亿兆悼心,愚智同痛。”

裴松之:“桀、纣无道,秦、莽纵虐,皆多历年所,然后众恶乃著。董卓自窃权柄,至于陨毙,计其日月,未盈三周,而祸崇山岳,毒流四海。其残贼之性,寔豺狼不若。”

范晔:“董卓初以虓虎阚为情,因遭崩剥之势,故得蹈藉彝伦,毁裂畿服。夫以刳肝斫趾之性,则群生不足以厌其快,然犹折意缙绅,迟疑陵夺,尚有盗窃之道焉。及残寇乘之,倒山倾海,昆冈之火,自兹而焚,《版》、《荡》之篇,于焉而极。呜呼,人之生也难矣!天地之不仁甚矣!”

常璩:“汉末大乱,雄杰并起。若董卓、吕布、二袁、韩、马、张、杨、刘表之徒,兼州董郡,众动万计,叱咤之间,皆自谓汉祖可踵,桓、文易迈。”

李世民:“至如赵高之殒二世,董卓之鸩弘农,人神所疾,异代同愤。”

高适:“董卓地兼形胜,手握兵钤,颠而不扶,祸则先唱。兴晋阳之甲,君侧未除;入洛阳之宫,臣节如扫。至乃发掘园寝,逼辱妃嫔。太后之崩,岂称天命!宏农之废,孰谓人心?敢讽朝廷,以自尊贵;大肆剽虏,以极诛求。焚烧都邑,驰突放横。衣冠冻馁,倚死墙壁之间;兆庶困穷,生涂草莽之上。於是天地愤怒,鬼神号哭。而山东义旗,攘袂争起,连州跨郡,皆以诛卓为名。故兵挫於孙坚,气夺於袁绍。僭拟与服,党助奸邪,驱蹙东人,胁帝西幸。淫刑以逞,有汤镬之甚,要之糜烂,刳剔异端。乃谓汉鼎可移,郿坞方盛,殊不知祸盈恶稔,未或不亡。故神赞允诚,天假布手,母妻屠戮,种族无留。悬首燃脐,遗臭万代,骨肉灰烬,不其快哉!”

刘知几:“汉之有董卓,犹秦之有赵高。”

苏轼:“衣中甲厚行何惧,坞里金多退足凭;毕竟英雄谁得似,脐脂自照不须灯。”

蔡东藩:“山东兵起,董卓遣将出御,未闻败衄,而忽议西迁,意者其即由贼胆心虚,有以慑其魄而夺其气欤?然于伍孚行刺,则杀之;于周毖伍琼之进谏,则亦杀之;于袁隗袁基之有关绍术,则又杀之;穷凶极恶,何其残忍乃尔?且屠戮富人,焚毁宫室,二百里内,不留鸡犬,虽如秦政项羽立暴虐,亦未有过于是者。”

《三国志通俗演义》:“董卓迁都汉帝忧,生灵滚滚丧荒丘。狗衔骸骨筋犹动,乌啄骷髅血尚流。郿坞追魂凭李肃,宫门取命有温侯。奸雄已死戈矛下,直到如今骂未休。”

“霸业成时为帝王,不成且作富家郎。谁知天意无私曲,郿坞方成已灭亡。”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汉赋四大家
下一篇:烧纸钱的由来

Copyright © 2017-2022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