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历史

天堂建造历史

日期:2021-12-10 来源: 阅读:714次

天堂是武则天感应四时、与天沟通的御用礼佛圣地,内有用夹紵工艺制造的大佛,相当巨大,其小指中犹容数十人。

武周始建

公元688 年,武则天垂拱四年二月,拆除紫微城正殿乾元殿,于其地造明堂。

明堂建成之后,武则天命薛怀义作夹紵大像(干漆造像,即今之脱胎像)于明堂北,所造佛像十分巨大,其小指中犹容数十人。并在明堂北侧建立天堂,以安奉巨大的佛像。

建成的天堂数百尺高,共五级,至第三层,已经可以俯视高近90米的明堂了,可见天堂之高大。建成的天堂成为皇宫内礼佛的重要场所。

被风振倒

天堂建造时,由于体量巨大,被大风振倒。

重新修建

后又重新修建天堂,日役万人,采木江岭,数年之间,所费以万亿计,府藏为之耗竭。

公元695年正月,乙未,天堂成后,武则天作无遮法会于朝堂。又杀牛取血,画大佛像,佛像的头高二百尺。

再次焚毁

公元695年正月,初八(丙申),在天津桥南边张挂大佛像,摆上供神佛用的食品。当时御医沈南得宠于武则天,薛怀义心生记恨,是夕,密烧天堂,延及明堂。大火照京城洛阳如同白昼,比明皆尽,暴风裂血像为数百段。

武则天知道天堂被烧的真相后,为了避讳,只说是在天堂里干活的工徒疏忽烧着麻布佛像,而延烧明堂。当时全城臣民正值庆祝正月的元宵灯会,到处进行聚饮。宫城正殿及天堂被烧,非同小可,左拾遗刘承庆请求停止朝会和聚饮,以回答上天的谴责,武太后准旨。

姚说:“从前周代成周城宣榭失火,占卜的结果是朝代更加兴盛;汉武帝时柏梁台失火后再造建章宫,盛德更加久远。现在明堂只是发布政令的场所,并不是宗庙,不应自我贬抑。”

于是武则天登上皇城正门端门,像平时一样观看臣民会饮,并命令重新建造明堂,天堂原址建佛光寺。

现代重建

1979年,位于洛阳市唐宫路定鼎路交叉口的武则天御用礼佛堂天堂遗址被发现。

2008年12月至2010年7月,对该遗址进行了全面考古发掘,基本搞清了该遗址的形制布局与沿革变化。

2011年,在遗址上,天堂遗址保护展示工程开工。

2014年4月13日起,河南隋唐洛阳城国家遗址公园“天堂”遗址保护展示工程正式对外免费开放。

史料记载

《旧唐书·礼仪志》 :“时则天又于明堂后造天堂,以安佛像,高百余尺。始起建构,为大风振倒。俄又重营,其功未毕。证圣元年正月丙申夜,佛堂灾,延烧明堂,至曙,二堂并尽。寻时又无云而雷,起自西北。则天欲责躬避正殿。宰相姚璹曰:“此实人火,非是天灾。至如成周宣榭,卜代逾长;汉武建章,盛德弥永。今明堂是布政之所,非宗祀也。”则天乃御端门观酺宴,下诏令文武九品已上各上封事,极言无有所隐。”

《旧唐书·五行志》 :“证圣元年正月十六日夜,明堂火,延及天堂,京城光照如昼,至曙并为灰烬。则天欲避殿彻乐,宰相姚璹以为火因麻主,人护不谨,非天灾也,不宜贬损。乃劝则天御端门观酺,引建章故事,令薛怀义重造明堂以厌胜之。”

《旧唐书·列传一百三十三薛怀义》 :“后有御医沈南璆得幸,薛师恩渐衰,恨怒颇甚。证圣中,乃焚明堂、天堂,并为灰烬,则天愧而隐之,又令怀义充使督作。乃于明堂下置九州鼎,铸铜为十二属形象,置于本辰位,皆高一丈,怀义率人作号头安置之。”

《新唐书·列传一后妃则天武皇后》 :“诏毁乾元殿为明堂,以浮屠薛怀义为使督作......又度明堂后为天堂,鸿丽岩奥次之。堂成,拜左威卫大将军、梁国公。 ”

《通典·卷四十四 礼四吉三》 :“初为明堂,於堂后又为天堂五级,至三级则俯视明堂矣。未就,并为天火所焚。至重造,制度卑狭於前。为天堂以安大象,铸大仪以配之。天堂既焚,钟复鼻绝。至中宗,欲成武太后志,乃断象令短,建圣善寺阁以居之。”

《隋唐嘉话》:“武后初为明堂,明堂后又为天堂五级,则俯视明堂矣。未就,并为天火所焚。今明堂制度卑狭于前,犹三百余尺。武后为天堂以安大像,铸大仪以配之。天堂既焚,钟复鼻绝。至中宗欲成武后志,乃斫像令短,建圣善寺阁以居之。”

《两京新记》:“次南曰永平坊,东门之宣化尼寺。隋开皇五年,周昌乐公主及驸马都尉尉迟安舍宅立。寺门金刚,上人雍法雅所制,颇有灵迹,有一尼常倾心供养。武太后移住东都,至坊北隅,有牛住不行,牵■益重,其尼拜咒便动。至都,置于天堂供养。后天堂灾,因是烬灭。”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 :“又于明堂北起天堂五级以贮大像;至三级,则俯视明堂矣。僧怀义以功拜左威卫大将军、梁国公。”

《资治通鉴·唐纪二十一》:“初,明堂既成,太后命僧怀义作夹紵大像,其小指中犹容数十人,于明堂北构天堂以贮之。堂始构,为风所摧,更构之,日役万人,采木江岭,数年之间,所费以万亿计,府藏为之耗竭。”

《朝野佥载·卷五》:周证圣元年,薛师名怀义造功德堂一千尺于明堂北。其中大像高九百尺,鼻如千斛船,中容数十人并坐,夹纻以漆之。五月十五,起无遮大会于朝堂。掘地深五丈,以乱彩为宫殿台阁,屈竹为胎,张施为桢盖。又为大像金刚,并坑中引上,诈称从地涌出。又刺牛血画作大像头,头高二百尺,诳言薛师膝上血作之,观者填城溢郭,士女云会。内载钱抛之,更相踏藉,老少死者非一。至十六日,张像于天津桥南,设斋。二更,功德堂火起,延及明堂,飞焰冲天,洛城光如昼日。其堂作仍未半,已高七十余尺,又延烧金银库,铁汁流液,平地尺余,人不知错入者,便即焦烂。其堂煨烬,尺木无遗。至晓,乃更设会,暴风欻起,裂血像为数百段。浮休子曰:梁武帝舍身同泰寺,百官倾库物以赎之。其夜欻电霹雳,风雨晦冥,寺浮图佛殿一时荡尽。非理之事,岂如来本意哉!

相关文章

相关推荐

上一篇:武则天为什么要建天枢
下一篇:武则天时期造的天堂有多高

Copyright © 2017-2023 m.GuGong.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2021022159号-2

故宫历史网-手机版 版权所有